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TSN/ME】kiss fight 大结局+番外【上】

22

Alicia得知自己要回新加坡的时候几乎真的要哭了,还好Eduardo跟她保证,下一个假期她还会来硅谷跟Mark他们一起过。

不过那似乎是几个月以后的事。快乐永远坐落在离现在很遥远的以后。

那天傍晚是Eduardo最后一次来Mark家,他在鸡尾酒晚会上喝了两杯,不足以醉却有些微醺。

Mark坐在客厅里等他,膝盖上没有放笔记本电脑。他递给了Eduardo一杯水,扶着他让他坐下。

“Alicia还好吗?”

Mark点点头:“她在跟Dustin告别。过会儿他会把她送来。”

Eduardo了然,不再说话。

“对不起。”Mark冷不防地出声道,“你大概不知道,我一直想说……”

出身巴西名门的Eduardo Saverin把礼貌和克制两个词语刻在自己的生命里:“没关系的,Mark。你这几天帮了我很多忙,我很感激。”

这作风太Eduardo Saverin了。谢谢你,Mark。我很抱歉,Mark。这不是你的错,Mark。这都过去了,Mark。我不怪你,Mark。

Eduardo就这样用自己的好教养把自己和他曾经的一切汹涌过往全部擦干净了。他太会用这样的话来堵住自己的嘴了。

一股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的怒火一下子从Mark心底窜了起来。

不要再说谢谢了,Wardo。我不是为了你的谢谢才做这些的。为什么你不对我说一些别的呢?你这么反反复复地跟我道谢,到底是因为真的发自内心地感激,还是因为你知道我要什么而不愿意让我得逞,却又心地善良地感觉过意不去呢?

Mark Zuckerberg几乎一晃身子就撞到了Eduardo的身上,喝过酒却还算清醒的巴西青年发出一声闷呼。

“你要……?”

他剩下的半句质问被一个颤抖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吻自动消了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Mark终于松开了他。

“我爱你,Eduardo Saverin,我们之间不能就这么完了。”

所有和他们有关的故事都那么长。Kirkland飘窗上的公式、facemash后的留校察看六个月、the Facebook、加州雨夜、诉讼案、Alicia的出生……再后来的经历,他居然有些连续不上了。这一切都太平淡了,仿佛是一个故事漫长而无聊的后续。

但故事本身已经结束了。

而听听Mark的话,六亿美元难道是开始不是结束?这世界上或许没有比Mark Zuckerberg更无耻的人。

Eduardo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抬起眼睛和Mark对视。

如果一切重新来过呢?他会在第一次Mark让他去加州的时候就义无反顾地跟着他走,他会忽视Sean Parker那些扎人的刺,为了Mark跟他和平共处,他不会冻结资金,但他也不会签那份合同,他会放下笔,然后告诉Mark,他很生气,但是依旧爱着他。

但这一切都没办法回头了。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毫无尽头,facemash之前的一切也都不会再重来了。花瓶碎了,就算沿着裂缝把碎片全部补齐,也不是完好的。

Mark抓住Eduardo的手臂,劲道惊人,语气难得缓慢下来,一字一顿更为咄咄逼人:“如果你不爱我……Wardo,你为何而流泪呢?”

门铃不合时宜地响了,Eduardo一下子弹开了Mark的手,抹了一把湿润的眼睛。

“Mark,我们现在不适合讨论这种问题。”

他要带着Alicia赶去机场了。

 

23

Mark那晚差点没剥了Dustin一层皮,还好后来赶到的Chris死命拦着,不然大概真能血溅当场出个命案。

Mark仿佛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我还能怎么办?”

Dustin的建议都太戏剧化了,感觉照做了以后没有命案也有爆炸性新闻,会让Facebook的股价chuachuachua大跳水的那种。比如在Facebook上给他表白,或者直接飞去新加坡追他,然后在机场搞个求婚,在机场前面的空地上用阿姆斯特丹空运来的花摆出一个I LOVE U。

Chris看看越说越起劲吐沫横飞的Dustin,还没来得及吐槽一句直男想法真是不靠谱,再看看仿佛真的在认真考虑可行性的Mark,感觉这跟性取向无关,不靠谱的是整天打代码的geek。他叹气扶额,就差没往他俩脑门上一人盖一巴掌。

“听我的,”金牌PR揉揉自己发胀的太阳穴,“还好我的团队里没有你们这样的人,不然我大概每天都能疯一次。”

 

24

Eduardo在带着Alicia回到新加坡的时候收到了Mark的短信,他在短信里很礼貌地询问了自己能不能过段时间就发一点跟Alicia有关的东西给他。

Eduardo同意了。他有时候发一张Alicia跟自己出去玩的照片,有时候是一段小视频,她在某个国际性质的国际象棋比赛上夺得名次。

他们渐渐也开始说一些别的,比如Dustin又一次气跑了自己的女朋友,Chris不得不给Mark在出席某个科技峰会前买了一套新西装,编程部门的猴子们最近又发明了什么新的编程游戏。

Eduardo看过Mark的博客。“如果能重新开始的话,波士顿是一个比硅谷更好的选择。”他沉默地关掉了页面去看了看睡着的女儿,借着月光盯着Alicia房间里蓝白色的墙壁发呆。

后来,Mark知道了Eduardo依旧保持单身。(他告诉了Dustin,然后整个Facebook都知道了,并且为此庆祝了三次,当然Mark都不知道。)

再后来,Mark经过Eduardo的同意,给他的电脑远程装了一些清扫病毒的小程序。Eduardo给Mark看过自己办公室窗前的夕阳,他的办公室在一楼,视线和地平线接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这一幕分享给Mark,也许只是单纯出于喜欢。

 

“Wardoooooo!!!!”

那天Eduardo坐在新加坡的办公室里,最先听到的是一声熟悉的怪叫。

他感觉这声音很耳熟,但没反应过来是Dustin。毕竟这里是新加坡。

他站到窗前,看见Chris坐在一辆车的驾驶座上,努力对周围满脸写着好奇的过路人表示歉意。红发青年坐在副驾驶,拿着大喇叭趴在车窗上。

没错,刚刚那声鬼叫确实来自Dustin。

Mark也在,他灵活地往车顶上一翻,站上了车顶,手里举着一大块牌子。

他写道:“MARRY ME WARDO.”

Mark Zuckerberg的字迹大而清晰,其心可鉴。

Alicia也被他们接来了。她坐在车前盖上,手里举着一块迷你一些的牌子,上面乱糟糟的一看就是Dustin的字迹。

“SAY YES.”

Eduardo的眼眶红了。他走到阳光下,新加坡的阳光洒在他身上,也洒在了Mark的身上。

Mark从车顶上跳了下来,站在Wardo面前,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他太紧张了,这种表露感情的状况对他而言也太特别了,嗓子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张着嘴,无声地做着口型。

“我一直想这么做了Dustin也支持我这么做就是Chris一直拦着我们还差点要拿枪打我们神啊我在说什么我很抱歉Eduardo我不想打扰到你的生活但是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所以请你跟我结婚跟我结婚跟我结婚。”

已经在哽咽边缘的Eduardo被他这般机器人当机的模样给逗笑了。

“如果可以重新开始的话,其实硅谷也比新加坡好一点。”

 

【番外】金发魔咒 上

Alicia Saverin和PatrickStinton的结婚典礼上,牵着Alicia走向新郎的不是Mark也不是Eduardo,而是Chris Hughes。至于Dustin,他连竞争上岗的资格都没有,指定了一排一座的vip,情感激动,留下了为他们而高兴的泪水,擤鼻涕的时候声音很大。

其实说出来有点难为情,Alicia Saverin青春期情窦初开第一个喜欢的男士是Chris Hughes,原因无他,她颜控,尤其喜欢金发。

这段感情十二岁刚刚生出一点萌芽,就被当头棒喝。

那时候Chris Hughes和SeanEldridge结婚了。

猝不及防,青春期在十二岁的夏天轰轰烈烈呼啸而来。硅谷的伊丽莎白二世在感情路上出师未捷身先死,痛苦不堪,又无人倾诉。

其实叛逆期的主战场上一开始只有Mark和Alicia两个人。小女儿只想挑战硅谷暴君的权威,Eduardo是左右逢源的温情牌。她不愿意别人指指点点说她是Zuckerberg的女儿,对外也从来不提起自家酷酷的老爸,拉着Eduardo玩国际象棋孤立Mark。

情窦初开了就不一样了。

Eduardo一个头两个大。

因为刚上初中的Alicia开始和金发的男孩子们约会。

各种各样的,金发的,男孩子们。

Mark在感情上真的不开窍,傻不愣登地把每一个她约会过的男孩子都查了户口,从父母职业兄弟姐妹有无不良嗜好一直查到了外祖父母结婚的时候是不是爱尔兰偷渡到美国的黑户。

一开始,Eduardo瞥了一眼就明白了,她喜欢的是Chris。但是这注定是无果的情窦初开,Eduardo觉得她经历了就好了,这种crush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己消失的。

他要淡定。

哪能像Mark那样,嘴上说着“她跟谁约会我才懒得管”,然后偷偷溜进书房抱着电脑去查人家祖宗三代的家庭背景呢。

真是太不酷了。

Mark Zuckerberg,你也有今天。

巴西男人幸灾乐祸。

然而,某天Alicia漫不经心地告诉Eduardo自己要和一个金发的摇滚boy出去看live的时候,Eduardo终于心态崩了。他觉得女儿今天出去看个live,明天就开始抽烟喝酒抽大麻遇到Sean Parker那样的混蛋了。

“Alicia Saverin,你千万不要做任何在Sean Parker身上看见过的事啊知道吗。”

“拜托,我和Josh只是出去看看live而已。”她一边对着镜子折腾自己的一头小卷毛一边回嘴道。

“你能不能和一些好男孩儿交往?”Eduardo扶额。

“Josh很酷啊。”Alicia眨眨眼,“难道你要我和Mark这样的交往吗?”

Eduardo被她的话堵住了。

Mark的声音冷冷地从楼上传来:“Iam listening.”

Eduardo顾不上被误伤的Mark,对着女儿苦口婆心道:“从JPMorgan到Morgan Stanley再到Goldman Sachs,他们任何一个高管的孩子我打个电话都能叫来陪你去看live!”

哇,这话很霸道总裁。Alicia扬扬眉,无所畏惧。

“所以,”Eduardo深吸一口气,“Alicia你能不能别找坏男孩一起玩?”

小姑娘我行我素,换了衣服跟他们告了别就出了门。

其实Mark也挺紧张的,但是他一句话也没说,抱着电脑从二楼平移到了一楼的沙发上,在Eduardo旁边坐定,默默地黑进了live现场的监控。

科技就是力量。Mark当爸爸也是有靠谱的时候。

当然Alicia是个有分寸的姑娘,她和人家出去看了一次live之后,感觉Josh脑袋空空,灵魂平庸,转手就把人dump了。Josh在家里哭了三天,写了一串撕心裂肺的情歌挽留她,无果。

Dustin乐忠于收集这种八卦消息,听了以后不住摇头赞叹拍手叫好:不愧是Mark的女儿啊。(其实之前Dustin从Eduardo那里知道了Alicia在和笨笨的男孩儿约会的事,偷偷在背后管Josh叫男版Erica,Eduardo都没说出去。)

咳,好了,我们该说说Patrick Stinton了。

Alicia对Patrick之前的印象并没有多少,一起住在硅谷,偶然能看到他家的红屋顶。就这样。

但是Patrick Stinton能把这个故事说得很长。

他们十二岁那年,他跟着爸妈和妹妹从纽约搬来,和Zuckerberg一家成了邻居,在同一所初中读书,去了不同的高中,为了实践学分做过同一个场次的志愿者,还都帮社区老人院洗过屋顶。那时候Patrick挺不起眼的,啤酒瓶底眼镜,带牙套,还是个矮子,就算顶着一头小金毛也没引起过人家的注意。

谁知道高中阔别三年,从160蹿到了185,摘了眼镜和牙套,稍微涂一点发胶就是男神。

更重要的是,Alicia在自己的Facebook首页上晒出了自己MIT的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他的那份也到了。

Alicia毫无疑问进攻了computerscience,他举棋不定,修了微电子工程和材料化学。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是在化学实验课。Alicia选了Patrick专业的实验课。

那次的实验挺危险的,需要用防护镜。实验过程有点曲折,他们反反复复试了三次才初有成效,Alicia正准备停下手里的动作,瞥了一眼实验报告上工整的名字。

“Patrick Stinton?”

挺熟悉的名字,但她不太记得这在哪儿听到过。她社交能力比Mark当年强多了,每天过目的朋友不少。

Patrick正在摘防护镜,没听清她在说什么,带点期盼带点好奇地抬起眼睛看她。浓密的深金色睫毛下,蓝色的虹膜像是深秋山谷里的湖水,隐藏着永不结冰的秘密。

然而Alicia没有被撩中,她只觉得从美学角度上来说,Patrick眼睛挺好看的。把书包收拾收拾,实验报告一起写完她就一个人走了。

自从摇滚男孩之后,她突然看破红尘再也不想和谁约会了。她感觉一个人很酷。Eduardo又开始担心她孤独终老。

怕什么,她有AI啊。

硅谷暴君的女儿并不想抢他爹的饭碗,对社交网络这块成熟的土壤没有兴趣,一心想搞AI。

得到情报的他转手就加入了机器人俱乐部,其实人工智能机器人他也挺喜欢的。

其实他这样的人无论在哪儿都挺抢手的,他妈妈都觉得自己儿子应该是情圣体质,结果初中高中现在又到了大学,怎么连个女朋友的影子都见不着。大学里当然有姑娘想着约他出去,他心如止水,对外谎称自己女朋友在加州。

其实这没毛病。

但是Alicia也听见了。

那天他们一起在机器人俱乐部的实验室里捣鼓新作品,Patrick的妹妹打了个电话来,Alicia嘴里叼着一根红蜡糖,问他:“哇,加州甜心吗?”

Patrick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的脸上出现裂缝。他低下头,什么都没解释,偷偷沮丧了很多天。实验课上打碎试管,Alicia察觉到他不对劲,问他怎么了。

他委屈极了,一边在水龙头下面哗哗哗地冲着手一边说,没什么。

是没什么。他单方面的加州女友单方面地和他分手了。

Patrick这人别的方面都挺好,就是这件事上拖延症挺厉害的。跟人上了一学期的课,还整天泡在机器人俱乐部的实验室里搞AI,一学期下来临到期末,别说表白了,连个午饭都没一起吃过。

他觉得这样不行,必须要表白。

从十三岁开始喜欢了五年的姑娘,说什么也要让她知道,对吧。

然而,手贱选了双学位的boy在期末被deadline淹没,赶着做完了最后一个due之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刷了一下Facebook,人家Alicia买的是今天下午回加州老家的机票。

妈哟。

人家已经收拾好行李出发了。

他蹭地一下子从书堆里跳了起来,像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一路狂奔追去机场。一头金毛乱得像鸟窝,白衬衫的领子翘了起来,套头毛衣的袖子上不知道被什么勾了一条线出来,板鞋鞋带散了在路上摔了一跤,牛仔裤也脏兮兮的。

还好,踏进机场的时候正赶上人家check-in。

Alicia拿着行李愣在原地,就看到他像一阵风一样跑到自己面前停住了。

“Alicia……那天给我打电话的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妹妹。我,我没有和谁在交往,我……”他气喘吁吁地撑住自己的膝盖,磕磕巴巴地问道,“你……你想跟我一起修改Facebook的情感状态吗?”

这点Alicia挺像Mark的,和人沟通触碰到感情问题的时候容易当机,反应不过来。

她一声不吭,转身就走了。

Patrick垂头丧气地回了寝室,配合着隔壁房间哥们儿放的硬核摇滚一个人窝在床上裹着被子哭掉了一盒纸。仿佛Alicia是他消失的灵魂。

然后他打开冰箱,红牛配啤酒,越喝越伤心,整个人迷迷糊糊倒在床上的时候有人给他打了个电话,响了挺久,就是醉得再厉害也反应过来了。

他划开手机放在耳边。

 

“我答应你。”

 

 



日常表白和感激 @Gabrielle 

没有她没有这些!没有她没有这些!没有她我什么都写不出来!

金发魔咒的下,我们放Mark【。


评论(23)
热度(185)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