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TSN/ME】kiss fight 番外 金发魔咒 下

谨以此文,送给我亲爱的beta @Gabrielle  




她要答应什么?

Mark趴在门上,拿水杯倒扣在门板上就听到一句没头没脑的“我答应你”。

Eduardo从书房里出门就看见Mark猫着腰在角落,差点被他吓了一跳。

“Mark?你在干什么?”

他压低了声音责问,手里还急忙把Mark给拉了起来。大卷毛一脸凝重,仿佛天塌了下来。

“Alicia恋爱了。”

Eduardo如释重负:“哇,终于。”

“等我五分钟……”Mark一个闪身进了书房。Eduardo想重新回一楼去找一些放在公文包里的材料,突然想到了什么打开书房的大门。

“……Mark!你不能去黑Alicia的通话记录!”

手速惊人的CEO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转了个身给Eduardo看。

“我已经找到了。Patrick Stinton,MIT微电子和材料工程一年级,GPA3.93,同样来自加州。”

Alicia知道了会恨死Mark的。Eduardo无奈地摇了摇头,但是好奇心驱使下,他还是凑了过去。

“……Mark,他是我们的邻居。”

“很好。”Mark又调出一个页面,“他明天晚上的航班回加州。”

他决定后天一早就去会会那个年轻人。



Mark太了解Alicia了,就跟他了解自己一样。

当他看到自己的女儿拎着行李开门以后一脸丢了魂的样子,Eduardo问她也说不出个什么名堂,匆匆吃了饭就头也不回地上楼开始拨号,他就知道出问题了。

再加上那句没头没脑的“我答应你”。

他猜这次Alicia大概是认真的了。

格外焦虑的Mark Zuckerberg当天起了个大早,带着beast开着手机地图遛狗遛到了人家家门口。

房子还行。但也就是还行。

他扫了两眼那栋三层楼的灰顶别墅,还有前后院的草地和游泳池。

小金毛Patrick穿着一件蓝色衬衫,臂弯里还抱着一只同种蓝色的英国短毛猫出来拿报纸,跟未来的岳父大人面面相觑。

英国短毛猫冲不速之客们亮了亮爪子。

护主心切的beast叫了一声。

小金毛表面淡定,内心的诚惶诚恐已经要翻船:“Zuckerberg先生,早上好。”

CEO挑眉。“早。”

“请问要不要进来……”

“不用了。谢谢。”Mark撩起眼皮慢慢地看了他一眼,“Mr...Stinton?”

“啊,Mark Zuckerberg!”Patrick的爸爸见儿子去拿个报纸还磨蹭半天就出门看看,结果就见到了自己大名鼎鼎的邻居。

他礼貌而热情地招呼道:“如果方便的话,要不要进来看看?”

Mark感觉自己不能表现得太刻薄,说了谢谢就带着beast一起进去了。

屋内陈设简洁而舒适,很有家庭气息。Mark知道,除了父母以外,Patrick Stinton有两个还在读初中的双胞胎妹妹,一只之前已经和beast正面交锋过的猫。

“说起来,我认识Saverin先生,”Patrick的父亲说道,“我太太跟他在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上班。我在斯坦福教书,主要研究统计学。”

总体来说,Mark对Patrick家庭的印象都还算不错。

然后他看了一眼抱着猫站在一边的小金毛Patrick和他的两个金发的妹妹。

他们怎么都是金毛?当然是Eduardo的那种棕发比较好看。并且……金发容易出笨蛋。(Chris:I am listening.

Mark和Patrick的父母的寒暄暂时告一段落。他把目光停在了小金毛的身上。

他要考验考验他。

“Patrick?”Mark挑挑眉。

“怎么了,Ma...rk?”他一激动把Mark的名字吞了一半进去。

他慢条斯理地开口:“我听说,你也在MIT读书?”

旁边的双胞胎妹妹们听见了“也”字,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知道重头戏要来了。

Patrick咽了咽口水:“是的。”

“是这样的,我最近在研究一些……集成电路和材料化学的问题,请问你能回答我一下吗?”

然后Patrick就经历了自己有生之年最惨烈的一场答辩,事实上,他后来读PhD也没遇到过比这个更惨的。Mark问问题的语速快极了,他回答得只要稍微逻辑没那么清晰,或者停顿了一秒以上的时间,Mark就会一边鼓励他慢慢思考清楚了再说,一边抑制不住自己脸上“你逊毙了”的表情。

Patrick额上的冷汗几乎都能顺着金发滑下来了。

Mark就这样,穿着卫衣和牛仔裤,大鸣大放地翘着二郎腿坐在Stinton一家的客厅里,把未来女婿的知识储备摸了个透,确定了眼前这个男孩的GPA名副其实,还拐弯抹角问了不少和计算机编程相关的问题。如果不是Eduardo及时打电话来问他遛狗遛到哪里去了,他其实还打算问一些经典文学和拉丁语。

电话是真来得巧,因为Patrick高中唯一的一个B栽在了文学上。Eduardo在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救了未来女婿一命。

Mark微笑着和Stinton一家告了别,临走前还不忘记和Patrick的父母握了握手,约定好下次一定会带着Eduardo和Alicia一起再聚会。

Eduardo当然知道Mark去干嘛了,情况的惨烈他也预见到了,他只是想打个电话催催他快点回来,其实也有点怕Mark把人家吓哭。

巴西男人叹了一口气。

他就知道自己的丈夫一大早起来抱着那么大一只beast往外冲一定有问题。

“你去怎么找他麻烦了?”Eduardo站在花园门口,一把接过Mark手里beast的狗绳。

“quiz而已。”Mark耸耸肩。

Eduardo在心底犯了一个白眼。

“Alicia呢?”Mark打开门进去。

“她早上说想到一个新点子,然后四个小时没出房门。我感觉我该叫她吃饭了。”

Eduardo感觉自己的家庭生活永远在督促别人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她的AI算法有问题。”Mark嘟囔了一句。

“……你又去看她电脑了。”

“那是她自己发上Facebook的状态。”

Eduardo感觉自己是时候提高自己查看Facebook的频率。

“你点赞了?”

“当然没有。”

Mark知道那简直就是激怒Alicia自尊心的最好方式,跟他二十岁时一模一样。如果他现在放大Alicia身上的挫败感,那么他的小女儿很可能会向外倾诉,对象如果是那只邻居家的小金毛就惨了。

Mark爸爸这时候要稳住,绝对不能输。


其实Eduardo知道邻居家有这样的一个男孩,金毛,笑起来很腼腆,挺可爱的。但是不知道他是谁家小孩,也不知道这个小金毛一直喜欢着自家女儿。

其实这么看确实是能套牢Alicia的款。温柔、可靠、脑子灵光。

哎。这世界上总是一个甜心配一个机器人。

Zuckerberg家的恋爱铁律。


还没等Mark和假想敌Patrick在Alicia的抢夺战上采取什么新战略,他俩就自己先起了波折。

那天下大雨,Patrick约好和Alicia一起从机器人实验室里回家。结果Alicia做实验的时候实在是太投入,收工的时候雨停了就把这件事给彻底忘了,把Patrick一个人晾在了约定好的地方等到了晚上。

但是Patrick没有跟她因为这件事吵架,他实在是太内向了,跟自己生了一天的闷气就过去了。他原本是想让Alicia发现自己的委屈之后来主动找他道个歉,但是她看上去神色如常,无知无觉得令人伤心。

那天Patrick正打算什么时候约Alicia出去一次,他们其实没怎么约会过,共处的时间虽然很久,但都是在机器人实验室里度过的。

他路过妹妹们的房间,就听见了两个姑娘在议论着什么。

“那首歌说的是谁啊?”

“棕色的眼睛和卷发……你知道?”

“这样的姑娘在硅谷一抓一大把。”

“看他的意思,似乎挺绝情的。”

他好奇地探过脑袋:“你们在看什么?”

两个妹妹不耐烦地解释道:“Josh的新歌啊。”

他知道那个男孩,也在硅谷长大,跟他差不多年纪,高中辍学以后没有继续读书,后来大概寄了几张唱片给音乐公司,现在是个小有名气的歌手,专门讨小姑娘的喜欢。

“他……怎么了?”

“你看。”妹妹们把MacBook上的youtube网页点给他,是一段采访视频。

“这首新歌很令人心碎,Josh,你能谈谈这首歌对你而言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well,”金发大男孩对镜头不经意地露出耳骨上一闪一闪的耳钉,“这首歌写的是我十几岁时认识的一位姑娘,我至今都记得她的卷发,棕色的眼睛里像是沾着蜜糖。”

主持人听到了八卦的味道:“她捕获了你的心?”

“是的,”Josh漂亮的嘴唇弯出多情也无情的弧度,“我一直很喜欢她。”

Patrick忍无可忍。当然知道Josh说的是谁。

严格意义上来说,那时,Patrick围观叛逆期刚开始时的Alicia在除了自己以外的金发男孩之间打转,而Josh,是所有金发男孩里的最后一位,Alicia后来大概至少有四年没有和任何男孩子约过会,直到进了大学以后他鼓起勇气去摊牌。

青春期的休止符总是有点特殊的。

他连外套都没穿就拿着手机跑出了门。

可能是这段开始以来说稳定也稳定,说虚无也虚无的关系太令人不安了,他想要一个答案。

他气喘吁吁地跑到了Zuckerberg家的大门口,给自己的女朋友打了个电话。

“Alicia,我们应该谈一谈。”

小姑娘只觉得他突兀:“明天。”

他的语气强硬了起来:“不行,我现在就要和你谈。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

Alicia顶着两位父亲奇异的目光走出门的时候只感觉他是个神经病,专门挑晚上发病的那一种。

她语气不善。“你发什么疯?”

他咄咄逼人。“那个Josh是怎么回事?”

“啊?谁?”她压根不记得自己还和这个多情种约会过。其实Zuckerberg家里只有Eduardo一个人还对他耿耿于怀。

“你和他约会过。”

“我不记得他了,Patrick,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今天发什么疯?”

“你是不记得。你什么都不记得。你不记得自己和谁约会过,也不记得自己承诺过和谁雨停了一起走。”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Alicia感觉他简直不可理喻。

Patrick的胸腔剧烈地起伏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因为心碎而窒息了。

“Alicia Saverin,”他难得称呼了她的全名,一字一顿地问道,“你真的有心吗?”

Alicia愣住了。

Patrick的小金毛乱乱的,这个季节没穿外套其实大晚上跑出来还有些冷。但这些他都没管。他难过极了。

金发的男孩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是立志要研究AI的人。如果你真的想创造出会爱的机器人,我希望你先有。”

他丢下狠话就匆匆地离开,留下Alicia傻傻地站在原地。

Eduardo拿着望远镜站在三楼的阳台上:“Jesus Christ,他哭了。”

他听他们吵架简直心都要碎了。

Mark都决定去帮一帮这个可怜的男孩子。

Eduardo让Mark先下楼去看看Alicia,自己打开了电脑。

还好。Patrick的Facebook首页上情感状态还没改。这一切应该还有戏。

这孩子应该不会跟自己当年一样不会修改感情状态吧?


Mark去敲了敲Alicia的房门。

小卷毛坐在床上吸鼻子:“金毛的确实都是笨蛋。Mark你没说错。”

“你真觉得他傻?”Mark反问。

Alicia没接话,哭得泪眼婆娑。“我把一切搞砸了。”

Mark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她的床边,给她递了一张餐巾纸:“我年轻的时候也犯过错,那可比你混蛋多了。”

小卷毛一边擦眼泪一边还不忘吐槽:“你这方面的丰功伟绩我可一辈子都赶不上。”

Mark默默地决定忽略这句话,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但是我最后学会道歉了。并且你爸爸他原谅了我。对此我一直很感激。”

在门外听着的Eduardo突然笑着红了眼眶。



Patrick那边情况自然也不好。他拿出熟悉的配方,红牛配啤酒,越喝越伤心。

两个妹妹面面相觑,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插不上,只好坐在楼梯上听着哥哥心碎的声音。

“老哥都这样了,你看,猫都不撸了。”

“Zuckerberg家的姑娘那么厉害啊。”

太惨了,太惨了。

邓布利多式摇头.gif

Patrick的爸爸一脸震惊:“你居然在和Zuckerberg的女儿约会!”

Patrick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他感觉以后她再也不会见他了。

Patrick的妈妈摸摸儿子的小金毛,为儿子暴风骤雨一般姗姗来迟的爱情叹息。

“天哪,darling,别太难过了。”

爱情的苦涩和甜美总是会一起涌现,不是么?


然而暑假结束前他们还是再见面了,某个社区志愿者活动他们都早就报了名,不能不去。

活动现场Patrick一直躲着Alicia,小卷毛没办法,只好特意在午饭休息期间盯着周围所有人八卦的目光把他拉到了角落里。

她紧张得不行,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在Patrick准备转身前一秒才开了口。

“我不该停了雨就自己走的……但是Josh那家伙的事情和我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根本不记得他。”

Patrick金色的眼睫毛动了动,没吭声,听她继续往下说。

“你那天晚上说的话,其实我都记得。确实我一直想要创造出一款会思考也会爱的机器人……我觉得这是因为我童年最开始的几年太过孤独了。”

“那时候我们在新加坡,我爸爸整天忙着工作,虽然他尽力了但是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那时我就开始有这样的打算了,我想要创造出有自我意识的能陪我玩的机器人,但我不知道,我想要的是陪伴。”

“我一直在为了这个宏大的目标而努力。从我立下志向的第一天起。但即便如此,我也知道……有些陪伴是无可取代的,对吧?”

“我知道我把一切搞砸了……Patrick,我知道的。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你可能……有一些不太高兴,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该不该问你,我因为这件事而太焦虑了所以我就只选择去关注和AI有关的东西,只有那样我才能不因为你而紧张。或许,我最后变成了机器人,我不会爱。是我伤害了你。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Alicia说到最后泣不成声,Patrick摸出餐巾纸给她擦眼泪,但她的眼睛像是不受自己控制一样,眼眶里的液体扑簌扑簌地往下掉着,怎么都停不下来。

他只好用手指去擦。

“其实那天我也有错。我不该这么逼你的,我知道你们没什么关系。我明白的,我当然明白。我只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他伸出手抱住Alicia,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其实那天下了雨以后挺冷的。”

Alicia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你等了我多久?”

“六年半,”他思考片刻,“正好六年半。”

十三岁那年,他跟着父母和妹妹从纽约搬来,抱着自己的纸箱下车和在社区里遛着自家拖把狗的小姑娘擦肩而过。beast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好玩的就仰天嗷嗷直叫,趴在他箱子上的猫发出一声慵懒的喵叫,两个妹妹还小,到了新环境还不适应一起坐在婴儿车里放开嗓子大哭,周围的噪声太多了,盖住了男孩情窦初开的声音。

Alicia抬起头,细细地凝望着他宛如仙境里的湖泊一般的蓝色眼睛。

他低下头,鼓起勇气在自己期盼了六年半的女孩的唇边落下第一个吻。


“所以……你爸爸是不是很讨厌我?”他们做好志愿者活动之后,Patrick问她。

Alicia摇摇头:“没有啊。他说你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

“额,我是说……”

“Mark?他说他觉得你家的猫讨厌他。别的……还行?”

Alicia Saverin感觉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告诉Patrick Stinton她暗恋过Chris Hughes的故事,但是在她和Patrick的婚礼上,Chris牵着Alicia迈过红地毯。

Mark坐在第一排最靠中间的位置,Eduardo站在他旁边偷偷地抹着眼泪,两个人看上去恩爱极了,丝毫看不出半小时前还在为谁陪她走红地毯而打得不可开交,Dustin又哭又笑,鼻涕擤得震天响。

她看到了Chris眼里祝福而了然的笑意,轻轻松开手,走向了自己真正的金发魔咒。


评论(32)
热度(165)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