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TSN/ME】一桩惊动全美的失踪案 09 大结局

Ep.09

经过了那么多年,Eduardo Saverin终于才弄明白一个直白得几乎幼稚的道理:其实决定两个人之间走向的,不是旁观者眼里他们是什么关系,而是他们自己认为彼此扮演着哪种角色,又期待着什么样子的未来。

妇孺皆知,Mark Zuckerberg和Eduardo Saverin共同创立了Facebook,但是因为一场信托合同的原因分道扬镳,从此再无瓜葛。

Facebook的前首席技术官Dustin Moskovitz会说,Eduardo是Mark大学期间最好的朋友。

在民主党里身居要职的Chris Hughes会圆滑地告诉你他们是曾经的合伙人,除此以外无可奉告。

现在的Eduardo已经可以心平气和地对自己承认,他确实曾经对Mark充满期待,一度密密麻麻能写到漫长的三五十年之后。朋友也好,恋人也罢,他都可以接受,亲密关系并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界限,特别当对方是从不循规蹈矩的Mark Zuckerberg。

可是Eduardo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满腔真意,会在发现股份被稀释之后恼羞成怒的大男孩了。思想成熟之后再回溯过去,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根本不敢伸手去要任何属于Mark的东西。他希望Mark永远是自由的,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只给别人他想要给的东西。

他知道的,自己失踪的那几天他们把自己的行动轨迹都走了一遍,Peter也肯定跟Mark说了不少失去理智的狠话,他们一定是都急疯了。Mark才把自己当个病人看待,难得地从他的角度上考虑了很多问题。他知道了自己服药,精神状态并不好,并且还没有彻底走出五年前的大雨。

所以Mark才会在车厢里吻他的。

Eduardo如是想。

岁月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它让Mark变得那么善解人意。

他苦涩地笑笑,走进宾馆的房间。

Peter正在打包东西。他们订了机票不久就要回纽约。

“嗨,哥哥,今天还好吗?”Peter感觉他脸色不太对。

“没什么问题……不是说好等我回来再开始收拾吗,你都整理好了?”Eduardo脱下外套。

Peter的表情有些为难。

“哥哥,我发现你的一件外套不见了。”

“哪件?”Eduardo扬扬眉毛。

“就是一件黑色的夹克衫,你没怎么穿过的那件。”Peter想了想。

“还有谁见过它?”

Peter回忆了一下,有几分不确定:“Mark?”

Eduardo一瞬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眼神一暗。

“行了,我知道了。我明天去问问他。”


Eduardo在临别时又一次找到了Mark。

“我以为……你不会再见我了,Wardo。”Mark苦涩地笑笑。

Eduardo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那件外套……”

“在我这。”

Eduardo疲惫极了。“为什么要带走它,Mark?那是你送给我的。”

Mark抬起眼睛看他:“我想收回它。”

Eduardo等着Mark继续说下去。

Mark沉默了一会儿,干涩地缓缓地开口:“如果这件外套和我所代表的一切都让你那么痛苦,Wardo,我希望我能够收回它们。自从你……我就一直这么想。”

他叹了一口气,语速反常地变得很慢。似乎是在一边说一边想,但又不止是这样。

“你值得很多很好的东西,Wardo。我想你不该再因为我而……”

Eduardo的眼眶红了。他打断了Mark。

“你真的是个自说自话的混蛋,Mark。”

Mark布满血丝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Eduardo眨了眨眼睛抑制住眼里不知何时涌现的水光,哽咽住了。

“伤害并不是你想要收回就可以收回的。”

Mark的嘴唇抽动了一下。

“我很抱歉,Wardo,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在祈求你的原谅来让自己心安理得。你不原谅我也没有任何关系。我想明白了,你失踪的那几天我都想明白了。我……我只想要你好好活着。我希望你快乐。”

人的灵魂在刚刚出生的时候总是空无一物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灵魂才会渐渐沉重起来。Mark Zuckerberg也是这样。人生最初的几年,他把对未知的好奇装了进去;读了初中之后,他把对于电脑编程的热爱装了进去;进了高中,他把渴望向世界证明自己的野心装了进去;直到最后,他的灵魂里装下了十亿Facebook用户的期望。

至于Eduardo,Mark曾以为他灵魂里对Eduardo的感情和他对Dustin、Chris没什么两样,以至于背负了它走了一路之后才会猛然发现那有多么不对劲。二十岁的Mark把Facebook这艘巨轮的船票递给Eduardo,然而Eduardo却让他失望了太多次。他不明白为什么头脑灵光的Eduardo拒绝涉足,而第一反应甚至不是被漫不经心敷衍的愤怒,而是痛苦。

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Eduardo在确确实实地影响着他的行为。自己胸膛里那种蠢蠢欲动的不受控制的急躁不安的感情已经远远比自己所预料的要放肆了。二十一岁的Eduardo毫不自知地敲出了Mark精神世界的第一道裂缝。

但那时候正好是他向世界证明自己的年纪,怎么能让这样的感情牵绊住自己呢?

终于。

刀起刀落。

可痛苦却远没有结束。

在Eduardo Saverin出现之前,Mark Zuckerberg有学业,有梦想。Eduardo Saverin离开之后,Mark Zuckerberg有数不清的财产,有占据了他绝大部分时间的Facebook大业。

但是他唯一爱过并且将一直爱着的人永远是Eduardo Saverin。而他,注定将用余生来赎罪,为他年轻时的冲动、愚蠢和自私。


Eduardo抹了一把湿润的眼睛,艰难地开口。

“我接受你的道歉,Mark。你救了我,也救了Peter,对此我非常感激。”

Mark静静地听着。

“但是……”Eduardo叹了一口气,“你真的没办法收回这一切。伤疤永远在那里……”

Eduardo叹了一口气,伸出手,用手背轻轻地擦了擦Mark满脸的泪痕。而Mark对自己的落泪毫无察觉。

“不要哭了,Mark。你是被爱着的那个,不该哭的。”

和正常人比起来,Mark能够给予的爱的总量注定是少的。但是,这也是Eduardo所接纳并爱着的Mark。

Mark抬起眼:“依然?”

“依然。你没办法收回伤害,也没办法收回爱情。”

“我……Wardo,请问我能抱抱你吗?”

Eduardo伸出双手,接受了一个迟到多年的拥抱。




当年Eduardo没预料错,Peter高中毕业以后确实拿到了斯坦福的录取通知书。同年,Mark和Eduardo在加州结了婚,他们花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才正式复合,Facebook的底色变了一天的彩虹色。

诉讼案变失踪案,失踪案变喜宴。

全美人民被塞了很大一口狗粮的时候不得不感慨Mark Zuckerberg虽然是个面瘫,但是自带drama体质。这故事要是拍电视剧大概能拍十二季。

其实Peter的零花钱一直是Eduardo划给他的,额数不小,Peter甚至不太省吃俭用就能攒出一块新的滑板。

然而那天,他去看了看自己银行卡的户头,差点吓得在ATM机面前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

他失魂落魄地躲在一个角落里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了他亲爱的哥哥。
“哥哥,你最近……还好吗?”

Eduardo正和Mark一起在院子里给beast洗澡:“还好啊。”

Peter吞吞吐吐地继续问:“你的工作……有发生问题吗?”

Eduardo把电话夹在耳侧腾出手给beast搓毛:“没有什么问题啊。怎么了?”

“咳,你没有在洗……钱,对吧?”

Eduardo几乎要昏过去了:“当然没有,Jesus Christ,Peter你在想什么。”

“那为什么我的账户上会有那么多钱?”Peter想了想刚刚自己看到的余额,多少来着?个十百千万十万……他都被后面的一串零给吓到了。

“是我干的。”Mark拿着水管给beast冲毛,淡定地招供了。

Eduardo瞥了他一眼,等着他承认错误。

Mark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我给你弟弟打零花钱……这有错吗?”


如果有人问Peter,当Mark Zuckerberg的brother-in-law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他可能会这么回答。

“用不完的零花钱,所有大学里的人都会认识你,以及……永远都不能在Facebook上吐槽他和我哥。他权限比我大太多。”

Peter无奈地耸耸肩。

“……连吐槽他俩整天腻在一起都不行。”



“额,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你们真的不用过来,我可以自己搞定。”Peter拿着手机在校园里穿梭,“斯坦福很好,同学和教授都很友善,课业我也都还跟得上,别太担心,我没有一丁点不适应……好好好,我今晚去找你和Mark吃饭。我本来不想打扰你们……我知道,好的,我会来的。”

当晚,Peter背着自己大大的书包敲了敲Mark的家门。

Eduardo开的门。

“快进来,Peter,外面太冷了。”

Peter跨进他哥哥和Mark的家。“其实还行,跑起来就不冷了。”

Eduardo转身去了厨房,让Peter打开电视或者做些别的什么给自己找乐子。

Mark从楼上走了下来,手插在卫衣口袋里。“Peter,大学生活怎么样?”

“还行。”Peter突然想到什么,“哦,Mark,等等,我有一个编程的问题……”

“真难得,拿来给我看看?”Mark耸耸肩。他确实有点好奇现在斯坦福的computer science都教些什么。

Peter有点为难。“它困扰了我有些时候了,但其实并不是作业。”

他从书包里拿出电脑。Mark只需要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是Lex Luthor当年留给他的芯片。

“你要看这个做什么?”Mark想起当年浑身一凛。

“他在我临走前留给我的……我想着现在都过去这么久了,不如解开来看看。反正解这个不联网,我就只是想知道它的结构而已。”

Mark点点头,他接过电脑,努力回忆着当年的思路打了几行代码进去。

“我明白了。”

Peter顺着Mark的思路往下接,很快就把剩下的代码给全部写了出来。

Mark看着他赞许地点点头。

Peter踌躇满志地敲下空格,笑容定格在脸上。

这不对。

Mark感觉Peter的异样,看了一眼电脑屏幕,结果他也吃了一惊:“这个和我当年的不一样。”

“……为什么最后还有一个密码?”

黑色的屏幕上只有几个白色的大字。

You are always in my _ _ _ _ _ _ _ _ _.

Lex Luthor真是别出心裁。

Mark和Peter在电脑前猜了半天也没半点进展。

Eduardo从厨房里探出脑袋来,看他们依旧脸色十分严峻地抱着电脑,笑着问他俩:“哇,你们还在忙?斯坦福的功课那么难啊。”

Mark默不作声。Peter已经失去了信心开始在键盘上随便乱打。

他垂头丧气的模样把Eduardo给逗笑了。

“好了,别懊恼了,”Eduardo走过来揉揉弟弟柔软的额发,“你永远都像个小孩子似的,Peter。”

永远都是个孩子。

Peter脑内灵光一闪。他怎么之前都没想到呢。


“再见了。我的彼得潘。”


Lex吻后的告别回荡在他耳边。

Peter猛地抱起电脑,不顾Mark和Eduardo奇异的眼光,匆匆丢下一句“我知道了”就蹭蹭蹭上了楼跑进Mark和Eduardo专门给他准备的房间。

一定是这个。

一定是。

住在永无岛里的彼得潘永远是个孩子。

他颤抖地按出了九个字母决定试最后一次,果不其然,听见了密码解开的提示音。




You are always in my neverland.





全文完








这篇文真的非常感谢 @Gabrielle 我的beta小天使阿靖。没有她就真的没有我笔下的一切。我俩的聊天记录简直就是互相捅刀史。在此表示我最真挚的感谢。

讲道理,最先形成雏形的地方其实是加州雨夜Peter的话和出租车之吻。然后就是lex这个drama king为了救Peter+扳倒对手公司绑架了Eduardo威胁Mark给他帮忙。莱蛛的故事其实是开放式结局,毕竟他俩这个走向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是什么。其实,lex在以前观测everglades和蜥蜴人博士的实验室的时候就注意到了Peter,才有了整个故事。但是我实在是写不动了番外了。让它留在小天使们的脑洞里吧【喂

写作的时候遇到过很多困难,很感谢阿靖一直都在给我出谋划策支持我鼓励我安抚我的负面情绪呜呜呜呜。真的。如果没有阿靖,这篇文最多停留在03【因为那时候我捅刀捅得自己都爽了。我真的是个很难把一件事情做长久的人,写失踪案的时候也确实遇到了极少部分的一些不那么愉快的事情,以至于让我不止一次想弃号弃坑走人。但最后我还是想留在这里。因为大家都太可爱了。我也确实脑补了很多很多TSN的脑洞。

我爱他们。我要尽兴。

最近太忙了,我可能想要休息一会儿。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厚爱。谢谢大家的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

下一个脑洞留在2018年吧。正剧和甜饼的脑洞都有。平时脑洞就像烧开的茶水里的泡泡一样冒出来。

小天使们,下一个脑洞见。

评论(58)
热度(240)
  1. 清让幸江江 转载了此文字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