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TSN/ME】硅谷夜未眠 01

有Sean Parker/Original Male Character的私设



ep.01

Eduardo Saverin难得来硅谷,也难得在硅谷的中餐馆里吃饭。坐在他对面带着细框眼镜的,是一位最近刚刚熟悉起来的投资人,Aaron Sullivan,三十三岁,有一段失败的婚姻,斯坦福商学院毕业。说到底他俩人生轨迹挺重合的,原本就是同行,因为谈得来所以也算得上朋友。

中餐馆总是有些千篇一律的存在,喧哗热闹的常客,意味不明的字画和口味鲜明的菜肴。Eduardo并不喜欢中餐,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顶着对方的目光只好拿着筷子潦草地吃一块太过油腻的陈皮鸡肉。

他对面的Aaron Sullivan倒是很享受这种氛围,一边吃着鱼片一边和Eduardo讨论起了最新的风险投资项目,点评犀利如鱼片里的油泼尖辣椒,丝丝入味。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让人安心的饭菜味,一切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仿佛电影里安详和睦的长镜头一样一点点往后推着。

只一瞬间。

中餐馆的门被谁推开了。

Aaron Sullivan原本兴致盎然的话语戛然而止,目光紧紧地盯着Eduardo身后一隅,甚至放下了筷子,神色几分凝重。

Eduardo扭头,第一眼只看见了阔别五年的Mark Zuckberberg,卷毛手插口袋站在中餐馆门口,正好和他四目相对。

两人都是微微一愣。

Eduardo反应了一秒才发现Sean Parker也在,他看上去明显喝过了不少酒,正在朝自己这里气势汹汹地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Wardo!”

Mark的声音传来时已经来不及了,一道劲风从Eduardo的面前飞了过来,狠狠地砸中了他的鼻梁。

Aaron Sullivan的怒吼随即爆发。

“Sean Parker你这个混蛋在干什么!”

Eduardo捂着鼻子,有大概那么一分钟他疼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完全失去意识,缓了缓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Sean Parker给狠狠打了一拳。

还没等Eduardo有所反应,Aaron Sullivan比他还激动,蹭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揪着Sean Parker的衣领给他也以牙还牙来了一拳,Aaron力气不小,打得人嘴角马上就发红了。Sean Parker不甘示弱,硬是撑着眼前的金星一伸手把Aaron Sullivan不知道几千美金一副的细框眼镜给扯了下来还反手狠狠抽了人一耳光,啪的一声整个餐馆都听见了。

这是什么情况。

挨了一拳的Eduardo傻了,Mark的大脑也当机了。在场所有的顾客基本都盯着他们这个角落,眼睁睁看着Sean Parker给人又打出一个熊猫眼的时候往后踉跄几步,掀翻了桌上的一盆鱼,锅碗瓢盆砸在地上叮铃桄榔的,比背景音乐里的金蛇狂舞还热闹。

虽然餐馆里灯光太暗看不清,但是肯定有人已经开始录视频了,发上Facebook也是分分钟。

Eduardo皱了皱眉,只感觉鼻尖和捂着鼻子的掌心都有几分温热,肯定流血了。他大概和硅谷气场不合,每次来这里都跟倒了血霉似的。

下一秒,一条干净的毛巾塞到了自己面前。

他捂着还在发热的鼻子一抬头看到熟悉的卷毛,淡淡地说了一句谢谢。

Mark没说什么,大脑应急机制开始飞速运转,他感觉自己有必要制止Sean Parker和Aaron Sullivan——为了Chris的身体健康着想。Mark大概知道这两个人不太对付,但是没想到这么不对付,狭路相逢之后在一个屋檐下自顾自的吃顿饭都做不到,还要拔出拳头乱打人,莫名其妙的第一拳还打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硅谷出现的Eduardo。

他偷偷看了一眼还在止血的巴西男人,对方没有发现他的目光,专心擦着鼻血。

预料到明天,哦不,很有可能是今天晚上Chris的怒吼,Mark就有点头疼。

所以理智尚存的Mark决定上去拉开打得昏天黑地的两人,他们都不是二十岁出头的冲动年纪了,这次总要让Sean好好道个歉。

他伸出自己击剑时的惯用手想用力把Sean扯开,没想到喝高了的派对浪子Sean Parker武力值就跟开过光似的。他压根不分敌我,乱拳不长眼睛地击中了Mark。

唔。Mark防御值太低,浑身一震向后跳了一步,被打得有点懵了。

Eduardo见状眼皮一跳,手上还拿着毛巾擦鼻子,盯着Mark看了许久,感觉他没被打出内伤才放下心来。

被Sean一拳打下场让Mark气得半死,看他俩扭打在一起还稀里哗啦带倒一片杯子盘子也彻底不想管了。

大概是他加班太久了,眼前的一切又实在是太魔幻了,这就跟做梦似的。他仿佛回到了二十岁的哈佛,他和Eduardo在兄弟会的聚会上看人喝得烂醉以后打架闹事,周围一片混乱,只有他们之间是一片寂静的,时光经过他们身边,流速都慢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

所以Mark走到他们的餐桌前,在Eduardo之前的座位上拿过他喝了一半的酒杯,把里面Eduardo剩下的红酒给喝了。他还感觉不够,又抓过桌子上剩的小半瓶酒全部灌进嘴里。

Eduardo感觉他今晚见到的全是披着人皮的外星人。

然后Mark面色如常地对他走了过来,拉过Eduardo,对着他的嘴唇印了一个绵长的吻。

Eduardo彻底傻了,就这么僵在原地任由Mark掰过自己的脸吻了下去。

第一批敬业负责的硅谷狗仔队已经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本来想拍俩人打架的,结果迎面正好撞见Facebook的CEO和前CFO热吻。

不知道哪位在场的热心灯光师突然开了应急照明用的大灯,跟打追光灯似的把硅谷精英荒唐的众生百态照得淋漓透亮。

Sean Parker今晚简直不得了,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如有所感转过身来,毫不恋战地对着正在接吻的狗男男大吼。

“Get away you bitch!”

Mark迷迷糊糊地松开Eduardo,Sean Parker那仿佛能掀翻中餐馆屋顶的狂怒音波就钻进他耳朵里,比摇滚乐还要刺激。

他下意识地挡在Eduardo面前。

今晚在中餐馆里1v3还绰绰有余的Sean Parker对着Mark的腹部反手就是一记肘击,CEO抱着肚子后退几步,闷痛得两眼发黑几乎要晕过去。

Eduardo本来还想着自己要推开Mark的,今晚什么都太不正常了,荒唐得几乎可笑了。但见Mark脸色惨淡还不断出冷汗,又一下子担心了起来。

“Mark,Mark!”

这下感觉是真的打出内伤了。Sean Parker那个混蛋去少林寺进修了吗?

中餐馆老板看不下去了,从柜台里挪动出来,声如洪钟地使出自己熟悉的母语:“草泥马!都给老子滚!”

Eduardo作为在场唯一还算正常的人只好先丢下了伤情不明的Mark,在众目睽睽下,他满脸通红地给怒不可遏的老板签了一张面额巨大的支票双手奉上。

“对不起,对不起。这些先拿去,不够再补,今晚真是不好意思。”

家教好得无可挑剔的巴西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是受害者但还在不停地道歉。

然而中餐馆老板恐怖的脸色告诉他,他们肯定都被记上了黑名单。以后还是别再来吃饭了,怕是进了门也会被扫出去。

他回头看看还没冷静下来但已经精疲力尽气喘吁吁在口袋里摸吸入器的Sean Parker和在到处找眼镜顺便对周围食客连声道歉的Aaron Sullivan,还没想好这一切怎么收场就突然感觉一阵重量压在自己身上。

“Wardo,”Mark倒吸冷气的声音闷闷地传来,“我感觉我胃出血了。”




Aaron Sullivan作为风险投资人第一次遇见Eduardo Saverin是在一场会议结束之后,风度翩翩的棕发年轻人一身标致的Prada西装,握手时的力道简洁明快,看上去有几分old money的矜贵,但他知道这个投资眼光独到的年轻人灵魂里肯定不只有父辈留下的余荫。

他第一次听到Eduardo Saverin这个名字的时候和一场诉讼案一起出现,连着的另一个名字现在家喻户晓,Mark Zuckerberg。

Aaron彼时并不认识Mark,但他知道另一个和Mark和Facebook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Sean Parker。人总是有点念旧情,他不得不承认,哪怕是零星一些交际也好过多年的阔别,所以他上前和Eduardo打了招呼。

他这才和Eduardo熟识起来。说到底都是差不多家庭里长大的小孩,父辈显赫,受过高等教育,又都涉足了类似的产业,价值观吻合的地方不少,找话题很方便,甚至不太用考虑禁忌。

他的禁忌就是自己的禁忌。他们都是和混蛋打过交道的人。

Eduardo也知道,如果只是想找个人消遣时间的话对方是个不错的选择。他早就过了对谁掏心掏肺的年纪了。友谊细水长流,维持表面的平衡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Eduardo才会应邀来硅谷看一个Aaron Sullivan最近在关注的企业。

Aaron是真情实意想找Eduardo分一杯羹,他自诩一个仗义的好朋友。

一直都是。无论对谁都是。

但来了硅谷刚刚第二天,就光一顿晚饭的功夫,多年不见的Sean Parker和自己在闹哄哄的中餐馆打得不可开交,还把一直以来都宝贝得不行的摇钱树Mark Zuckerberg一胳膊肘捅得胃出血送进医院,这可是谁都没想到的。

其实Mark的胃出血也并不能全怪Sean Parker。肠胃脆弱的CEO本来就加班加得两天没吃饭,又自己不自量力地吨吨吨掉了小半瓶红酒,Sean Parker的暴击最多只能算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说句心里话。这根稻草还是挺沉的。

Eduardo颇为无奈地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多年未见的号码,不咸不淡地瞥了一眼明明狼狈不堪但又死皮赖脸在硬撑的Sean Parker,站到了医院消防通道的门口压低了声音讲电话。

“Chris,对,是我,是,我们是很久没有联系了,很抱歉这么晚还打电话给你......”

Aaron Sullivan把自己断了腿的眼镜折叠好放进西装口袋里,目光游离在Eduardo的背影和站在角落里双手交叉看向窗外的Sean Parker之间,最后落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一道浅浅的痕迹上。

千言万语化成一声浅浅的叹息。




————————————————————————

感觉自己在写武打片【。】

这真的是没大纲的脑洞……别期待太多,我就是诈个尸

日常感谢 @Gabrielle 小天使,这文名字是她起的hhhh阿靖还跟我说:“这是一篇寻找sean病因的文。”我深以为然。

评论(68)
热度(252)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