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TSN/ME】硅谷夜未眠 02

Ep.02

Mark刚刚从胃痛里清醒过来就看见Eduardo推开门,后面跟着Aaron Sullivan和Sean Parker,都是灰头土脸的模样。
想来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都跟打了败仗的逃兵似的。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Sean Parker刚想说什么,就看见Eduardo走到Mark病床旁边看了一眼医生刚刚的检查记录。
Aaron Sullivan感觉Sean Parker刚刚蓄力一会儿现在又要在语言上为难人了,不好意思地把还没来得及出声的闯祸精扯了出去还顺便帮Eduardo带上了门。
“你少说几句!”他不想再对不住Mark和Eduardo,把混蛋像一滩烂泥似的甩在了医院走廊的墙壁上。
病房里的Eduardo和Mark面面相觑,空气凝滞,不同于门外两位武林高手,他们故人见面尴尬大过愤怒。Eduardo放下自己瞥过一眼的检查记录,视线在Mark病房墙壁角落里的空调和门板之间来回循环了几圈,看Mark也实在憋不出一句话,打算开门出去。
Mark出声叫住了他。“Wardo,其实我不知道那件事。”
Eduardo开门的手一顿。
“哪件?”
“百万会员日的时候……我是真的想跟你分享我的快乐。我不知道会那样。”
原来是那件事。
Eduardo依旧背对着Mark:“那都过去了。”
Mark从病床上撑着胳膊坐起来。
“不。我们都知道没有。否则今天你一定会动手揍我。”他腹部实在是太疼了,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Eduardo回头:“你先躺下休息,别的以后再说。”
Mark只好乖乖躺下闭嘴。
Eduardo脸色复杂地出门时发现Sean Parker已经一个人缩在墙角里冷静下来,他还沉浸在刚刚爆发小宇宙的余烬里尚未恢复。Aaron Sullivan则脸色铁青地站在对角线的位置,沾满油星的西装外套被他拿在手里,虽然身上的衬衫也没好到哪里去。
Sean Parker冷静下来也依旧是个混蛋,他跨进病房前对Eduardo扭过头说道:“Saverin,Mark他后悔了,我可从来没有。”
Aaron Sullivan已经彻底放弃和Sean Parker沟通了,他一脸无奈地跟Eduardo低声说道:“我送你一起回去。”
Eduardo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只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摔门的巨响。

Aaron Sullivan咬着戒烟糖发动了自己的布加迪威龙,对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Eduardo说道。
“不好意思,请帮我拿一下我的备用眼镜,就在你膝盖前的那个抽屉里。”
Eduardo把眼镜盒递给了他。男人戴上一副模样相差无几的细框眼镜,车子缓缓驶出车道的时候才简单地说道。
“Sean Parker以前是我的合伙人。大概十年前我们的公司绩效不好,我就跟他合议要公司关门之后撤股走人,他不同意,我们闹得并不愉快。我猜,他一直都记恨我。”
Eduardo在Facebook建立之初当然调查过Sean Parker,也知道他整垮两家互联网公司的丰功伟绩,但是并没有细致到这么细枝末节——除了公司,他的关注点有一部分还落在了未成年和大麻上,所以他之前对Aaron Sullivan也没什么印象。
现在他是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始终对Aaron有点惺惺相惜。原来是人生都被狗啃过。
“后来呢?你们达成一致了?”Eduardo的直觉告诉他那一定也是个心累的故事。
“不,”Aaron打着方向盘驶入高速公路,语气淡得仿佛在说上辈子的故事,“最后我连我自己的那一半都不要了。”
这不符合成本公式,Eduardo微妙地感觉自己不便再问下去。
这时候正好Aaron Sullivan的手机响了。男人接起电话,低声说了几句就切断了。
Eduardo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Monica?”
他知道那是Aaron Sullivan的前妻。
男人点点头,轻轻地把戒烟糖咬碎了吞进肚子里。“她看到新闻了,刻意来问我怎么回事。”
Eduardo这才想起来,大概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和Mark那没头没脑的一吻。手机要不是没电了大概早就被家里人打爆了。
他啧了一声,感觉Aaron的焦躁把自己也给传染了。
他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还有哥哥们解释。

Sean Parker几乎没怎么和Mark道歉这件事就揭了过去。混蛋和混蛋之间是老铁。
何况胃出血的根本原因压根和Sean没啥关系,是他饮酒还进食不规律,当然那天捂着肚子疼晕过去是另一回事。
Mark在医院里睡了几个小时就出院直接去Facebook办公室,那时候是礼拜六的早上,Sean Parker照例不知道去哪里了,整个办公室里除了几个加班的员工以外基本都空荡荡的。
他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给Sean Parker。那边闹哄哄的,还有两三个姑娘的声音。
Mark的眉头皱得死紧。
“你在干什么?”
Sean那边一听就是磕high了,话都说不利索,一副要飞升的语气。
“没干什么。老三样。”
大麻、姑娘、床。
“Sean,我警告你不要再对Eduardo......”
Sean Parker听到了重点,回了一点力气,不耐烦地打断了他:“那是我昨晚喝醉了。你还要我给他买个花篮道歉么?”
Mark惊讶于自己居然也有感慨别人混蛋的一天,但想想是Sean Parker也觉得没毛病。
“你不能那么对他。”
Sean Parker其实明明有点怕Mark生气,要在其他问题上Mark稍微皱皱眉头Sean就会忍不住上蹿下跳了,但在Eduardo Saverin这问题上固执得反常。
“你现在嚣张了,那稀释股份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点头呢。”
“我后悔了。”他一字一顿地告诉Sean。
“那你如果当时大发慈悲把Saverin留下来,你就不会为Facebook后悔了吗?”
Mark被Sean一呛,整个人气得要命,话都说不出。
Sean感觉自己要赢了,用自己的尖牙利齿趁胜追击。“Mark,你现在真是一点都不酷了。”
“我只是不再二十一岁了。Sean,你好自为之。”Mark干脆一把撂了电话。
他呼了一口气,有点想打电话给Fanning,他俩十五岁就认识了,肯定知道些什么。但是转而一想这事情跟他又没什么关系,眼前又有更重要的事情,这个计划就搁置了下来。
一宿没有合眼的Chris Hughes推开门正好进来。
“Mark,”金发漂亮男人用一双黑眼圈一层叠一层的眼睛瞪着他,脚步虚浮力不从心,“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和Eduardo是怎么回事?”
Mark回答得干脆。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Chris双手叉腰站在他面前。“你当时喝了酒。Chateau Latour Pauillac 1990。半瓶。”
“我是喝了酒但没醉,我是认真的。”
Chris的脸上露出一种欣然又疲惫的神色。他挥挥手。
“好。我明白。”
然后金发男人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问:“那Sean Parker那个混蛋怎么回事?”
Mark想了想他刚刚打的那个电话里漏出来女孩儿娇俏的起起伏伏的笑声,耸耸肩。
“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回事。”
Chris抑制不住地咒骂了一声,简直气得头壳都要炸了。每次都是这样。
他深呼吸一下,理理西装打算出门,“那我去联系一下Aaron Sullivan。”
“为什么不找Sean Parker直接问?”
“我【哔——】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
Chris崩坏的声音响遍了整个Facebook。
Dustin正抱着电脑窝在位子里看得津津有味,察觉到CEO办公室里的动静吓得一下子跳起来抱住电脑。
“你在干什么?”Chris看到了Dustin蠢蠢欲动的搞事脸就一肚子的火。
Dustin一看还好不是Mark,赶紧呼出一口气,松开了电脑。
Chris侧过身子一看,简直难以置信。“你在看......Tumblr?”
“嘘嘘嘘——”Dustin跳了起来,“被Mark听见就完了。”
Chris几乎气出心脏病。合着他鞍前马后忙得焦头烂额,你Dustin就窝在办公室里一脸贼兮兮地疯狂右键。
Dustin没察觉到Chris不善的脸色,故作深沉地叹了一口气。
“你是不知道,Tumblr昨晚崩了三次,我在家里都看不下去了只好黑进他们的后台去帮了一点小忙......”
然后他顺手收了一波独家资源当补偿。
Chris翻了个白眼:“所以你在忙这个?”
“就是啊。在电脑前看了一晚上,我腰都坐痛了。话说回来,之前我真没发现,他们tumblr的信息流量能那么惊人了,隔几分钟就刷出了几万条,要不是我......”说到昨晚的血战Dustin就兴奋不已。
Mark的声音从远处幽幽传来:“那你要我给David Karp打电话吗?我猜他知道了会给你发奖金的,Dustin Moskovitz。”
达达石化了。
Chris挥挥手道别,最后瞥了一眼生无可恋的达达转身离去。他感觉自己已经靠H33食物链底端的Dustin找到了天外飞锅的平衡。
其实走出Mark办公室的时候,他是故意没关门。
Chris Hughes笑得深藏功与名。








感谢+表白我的beta @Gabrielle 
一生悬命给休休和达达加戏的我们

评论(22)
热度(159)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