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TSN/ME】硅谷夜未眠 03

Ep.03

还没等Mark主动去找Fanning,人家自己就给Mark打了个电话主动汇报情况。
Dustin在CEO办公室里负荆请罪,眼观鼻鼻观心,Mark坐在自己硅谷暴君的宝座上,电话听筒放在耳朵边上,一边听,手指还一直不安地敲着桌面。
“好,知道,我明白了。”Mark挂断了电话,长出一口气,神色越发为难。
“怎么样?怎么样?”Dustin嗅到了八卦的气息,还没进入承认错误的状态就又活跃起来。
Mark问Dustin:“你还记得以前Sean Parker提过的曲棍球队副队长么?Sean喜欢的姑娘跟人跑了的那个。”
“那个曲棍球队副队长就是Aaron Sullivan?”
Dustin虽然觉得这个对Sean这种小心眼来说合情合理,但毕竟都过去十来年了,要真的姑娘都成孩儿他妈了,打得脸上开花也没意思。
Mark粗略评估了一下达达此刻的心理素质,不动声色地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没错。并且Sean最后跟他搞在一起了。”
Dustin捂着胸口抱住鲑鱼玩具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硅谷情史真是比代码刺激多了。

Sean Parker出了医院以后当然没让自己闲着,他找了俩姑娘,先是一起在床上飞了几根大麻,再是来了几炮。其实他这人生活挺单调的,休闲消遣方式就那么几种,还都和动物性的快感沾边。
刚刚打完炮还没从云里雾里的美妙状态里缓过神,Mark的电话就让他堕入了凡间。
什么叫“我已经不是二十一岁了”,听听,这都是什么混账话。Sean气得七窍生烟。
他第一次看见Mark的时候自己也才二十四岁,按照坏人活千年的理论,寿命也就过了那么百分之二。男性的心理年龄本来就比实际年龄要小,而他更甚,二十多岁对自己的定义也就是个坏孩子。
而Mark朝他投来第一眼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眼前的卷毛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天生没心没肺的那种。
虽然这么说很肉麻,但他自己承认,那时候看到Mark就跟看到十几岁的自己似的,相见恨晚,激动得差点当面投出灵魂。
然而他瞥了一眼旁边西装笔挺一脸防备的Eduardo,瞬间扫兴一大半。
Eduardo Saverin是个好孩子。
而Sean Parker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好孩子。
其实说来是天助他也,如果二十一岁的Eduardo真的明白了Facebook的价值,没有给Mark找来不合时宜的广告商,还跟着他们一起去了Palo Alto,那谁都不吃不准未来会怎么样。
但Sean Parker对自己保证,即便如此,他也会想办法把Eduardo给踢走的。
本来就占据了有利地势的Sean Parker看Mark就跟照镜子似的,他眉头一挑Sean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加州雨夜的时候他还没怎么说自己打好腹稿的混账话,Eduardo就气鼓鼓地走了。本来他甚至觉得对方会更加难缠一点。再后来百万会员日倒是他倒是动了一些脑筋,Mark只同意了给Eduardo一份稀释股份的合同,百万会员日上的揭穿全是Sean布的局,诱饵是Eduardo最信任的Mark。
然后,他成功了。
虽然Facebook少了六亿美元,但是,谁在意过呢?少了Eduardo Saverin,未来的Facebook还有无数个六亿在等着他们。
讲道理,Sean Parker的讨厌算不上事出有因,但他一直以为,自己这方面的直觉是对的。
他早就预料到,Eduardo Saverin这样的好孩子看上去跟裹着蜜糖似的,但总有办法伤害到坏孩子。
以一个不合时宜的广告商。
以一次冲动之下的账户冻结。

或者,以一张结婚请帖。

Sean Parker第一次见到Aaron Sullivan的起因确实是因为一个姑娘。那时候Aaron Sullivan是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大二的学生,曲棍球队副队长,高挑俊俏很是讨姑娘喜欢,父亲在加州是鼎鼎有名的大律师,母亲也在商界颇有手腕,他是家里最讨喜的幼子,上面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所以也最受纵容。
Sean Parker一见面就给人来了一拳,看人捂着嘴角不还手也不生气的模样只觉得好笑,一双湛蓝的眼珠子还滴溜溜地盯着他看。他被直白的目光惹得恼羞成怒,往人家白净的脸再砸了一拳解气。
那人终于有了些反应,后退几步龇牙咧嘴:“你真是个疯子。”
“呸。我乐意。”Sean Parker那时候已经脱离了原生家庭在硅谷混日子,因为Napster在当地远近闻名,因为他头脑灵光、品行恶劣还没读大学。
谁知道下一秒Aaron Sullivan突然露出一个带着血沫的笑容:“我知道你的名字,你是Sean Parker,我用过你的Napster,那很酷。我想,能设计出这种软件的人一定也很酷。”
Aaron这种老老实实的好孩子其实是不太懂怎么撩的,脱靶是时常有的,但那次他不经意间打中了一个十环。
并且,他是真的感觉Sean这种浪子一样的生活很酷,过去二十年的家庭生活太烦闷了,父亲对他漠不关心,母亲囿于职场,哥哥姐姐都有自己的生活,那些看似充实的大学生活,实际上都只是隧道里穿过的鸟。他的精神本质还是空的。而Sean Parker的灵魂则是实心而炙热的。
那时候Sean Parker灵光又古怪的脑子里不知道冒出了什么奇怪的点子,他甚至二话不说从斯坦福休了一年学跟家里说是gap year,转身就跟Sean一起窝在硅谷最便宜的地下室里白手起家,开始捉摸着怎么搞人生的第一桶金。
这是和父母和家庭完全没有干系的事业,他赚的不是一张张绿色的会划擦划擦作响的美元,而是用来证明自己尊严的丰碑。
Sean Parker感觉这人又奇怪又有吸引力,能在斯坦福的商学院里读大二,还觉得自己很酷,为了一个全硅谷除了他谁都不明白的点子竟然还休了学义无反顾地着手真的做了起来。
那时候Fanning还没加入他们。但他也觉得Sean和Aaron这样很酷。
Sean Parker最想要的就是这种“酷”。他是真的想把cool给刻在骨子里。其实Aaron Sullivan那时候以他自己的标准确实也过得挺放浪形骸的,他脱下了不cool的框架眼镜开始戴隐形,学会了抽烟,打了耳洞,窝在地下室里抱着电脑,真的开始思考怎么编代码。他们的公司一开始只有两个人,什么事情都要会一点。
这可不是斯坦福商学院的golden boy应该干的事情。而他毫无顾虑。
Sean Parker是他逃离循规蹈矩生活的单程票。
只不过那时候他们俩都没有意识到,好孩子就算跳上了单程的火车来到陌生的国度,最终也是会自己想办法回去的。
Sean Parker其实十几岁的时候也是个不太收敛的混蛋,黑电脑什么的根本不算大事,大麻他也照抽,跟姑娘们也搞不拎清,但只是没特别严重,偶尔对Aaron的感情上来了也会象征性地“守贞”那么一俩礼拜,然后就又该怎么玩怎么玩了。他本质是浪子,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这些都是他注定无法改掉的小毛小病。
Aaron一开始当然是温柔的,他细声细语地劝Sean Parker戒掉大麻,开始监管他每日烟草和酒精的摄入量,对那些跟他纠缠不清的姑娘难得地摆了脸色。
可是Sean Parker不是他能抓住的风。Aaron渐入佳境的美梦被彻底打破。
某晚他推开Sean的房门,看到了他和两个姑娘醉生梦死地躺在床上,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说想要分手。
Sean一开始还会硬气地逞强几句:“你说分就分啊。”但他发现Aaron是动真格的了——对方甚至打包好了行李,就放在房门口。于是Sean的态度又软了下来,死皮赖脸地说什么都不分,下次总会改的——但谁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来。
最后真正压垮他俩的,是公司的运营问题。他们那时候的分歧已经很严重了,Aaron感觉亏损已经无可避免——说到底是两人当年的思路并不成熟,公司一路发展,他俩也一路犯错,毕竟没有引路人,而他俩又是一张白纸。所以他跟Sean提议说,是不是该把公司卖了。
那混账当然说什么都不愿意。他除了摇摇欲坠的公司以外,什么都没有。如果公司也没了,他和Aaron Sullivan之间的联系就又少了一层,那样就更留不住他了。
他们为此不知道吵了多少次,大家都很倦,但是眼看就走到了悬崖边上。
是时候该结束了。Aaron如是想。
那个晚上他亲自给Sean卷了一根大麻烟,甚至给自己也点了一根,一个人窝在角落里浅浅地抽了一口。
这是一场庄严神圣的告别。
他说要让Sean签一个和融资有关的合同,把纸张和笔拍在他们唯一完好的一张桌子上,声音有些闷闷的。
“等这笔融资进来了,说不定还能东山再起。”
当时Aaron Sullivan是这么告诉他的。
大麻烟猛抽几口的Sean Parker哗哗写下自己的大名,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签的是公司被收购的意愿书。
第二天一大早,Aaron Sullivan给还在闷头大睡的Sean Parker煎了鸡蛋,然后拎着自己的一家一当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们的地下室。
这故事没有一个美好的开始,也自然算不上善终。
他连自己的那一半都没要,全留给Sean当大麻钱。并不是他有多爱他,只是他不想再要和Sean Parker以及这段岁月里有关的所有东西了。
他唾弃自己世界里有Sean Parker印记的一切。
一开始Sean Parker因为公司没了的事勃然大怒,这个混蛋自以为是得厉害,以为Aaron Sullivan总会回来的,就在地下室里一边抽大麻一边等。
他当然没有等到谁再敲开那扇门。但是,两个月过后,邮箱里多了一张结婚请帖。
上面印着Aaron Sullivan和另一个姑娘的名字。

婚礼就在加州,他去了,远远地就看见Aaron Sullivan穿着西装,头发已经梳成了规整的模样,戴着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细框眼镜,耳钉也不见了,过去一年放浪形骸的痕迹就像从他身上硬生生地抹掉了似的。仪式还没结束,Sean就凭借自己不错的外表和花言巧语找了两个漂亮的姑娘去双飞,连新娘的脸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反正肯定没他怀里的那两个好看。
他明白Aaron Sullivan不是单单为了气他才结的婚,他在角落里看他们交换戒指时,看见了他眼睛里温柔的爱意。那种眼波似曾相识。
Aaron Sullivan就这样回到了河对岸的世界。他们一个踏上阳关道,一个继续走独木桥,一拍两散。
后来他在最潦倒的时候看到Mark和Eduardo,前尘往事一幕幕浮现于眼前。
好孩子的花花世界里有太多会让他们半途折返的诱惑。所以坏孩子们就要在硅谷创立只属于自己的世界。他要带着Mark一起设计他们的规则。
Sean抑制不住地想要踢走Eduardo,脑海里最先跳出来的理由甚至不是要保护Facebook,而是他要保护Mark。
他不想看到Mark收到Eduardo和其他女人结婚请帖的模样。
那一定操蛋极了。
所以他就只好让他们形同陌路。










不要在意那么诡异的更新时间
感谢我的beta@Gabrielle 
写sean和aaron的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在写shameless版的ME(喂
相比之下ME真是纯爱故事了,不过这篇大概真的不甜,我想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他们,这甚至和爱不爱都没关系
嘛,期待大家的小心心和评论?

评论(69)
热度(164)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