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TSN/ME】硅谷夜未眠 04

Ep.04



Eduardo Saverin再一次领教到硅谷是Mark的地盘,是在招了一个实习生之后。

那是个斯坦福毕业的大男孩,看起来有点geek,但学的major确确实实是金融。Eduardo猜他没选computer science多少有些家庭压力的因素。

那天在茶水间,Eduardo问他有没有什么崇拜的人。实习生毫不犹豫地报出了Mark Zuckerberg的名字。然后他这才想起来自己老板和硅谷暴君从前的恩恩怨怨,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

Eduardo不想为难他,故作轻松地拍拍他的肩,说了句:“挺酷的。”

然后他就不留痕迹地把话题扯到了最近硅谷的一家新型创业公司。

Eduardo Saverin之前从来没做过天使投资人,在硅谷的投资领域里连VC涉及的都不多,时至今日他在硅谷对自己的眼光依旧没有什么信心,做的最多的是用自己手上的PE去接VC的盘。通俗意义上来说,他用私募基金给那些已经能看到前路的公司保驾护航,直到它通过了证监会的审核成功上市。

而这一次,他在一家只有五个人规模的公司里看到了成功的影子。他下意识地觉得他们需要天使基金。

天生有冒险精神的巴西男人想去小试牛刀。

所以他让自己的实习生去叫了Aaron Sullivan,打算三个人一起去看看。

公司就在硅谷的一个小角落里,地下室,五个人,九台电脑,隔壁就是一家酒吧,听说每晚都有失意的醉汉鬼哭狼嚎。

那家小公司的五名创始人里三名来自斯坦福,两名还在读高中,都很瘦小,戴眼镜,其中有一个还在戴牙套。

Eduardo见他们还有些犹豫,猜是硅谷男孩们第一次看见那么大额的投资金额有些紧张,说了些和企业家精神有关的内容鼓励他们。

但他看了看里面带头的那个男孩紧张的脸色,多年混迹商场的他感觉又不止这些。

那些硅谷男孩不会撒谎,隐瞒心事都竭尽全力。Eduardo无奈地笑笑。

他并没有神通广大到猜透硅谷男孩们的心思,把话说尽了就和他们一一告别,想要留给他们足够的考虑空间。他有信心自己会收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但他没想到,自己刚出这里的门,就又一次见到Mark Zuckerberg和Sean Parker。

Mark早就有了收购这家公司的意思,和这家小公司的几个男孩们都早就取得过联系,这次没有预约,只是顺便过来看一眼。

Mark撞见Eduardo的一刹那,他们都知道了彼此的来意。

其实最先嗅出这家小型硅谷创业公司与众不同的是Sean Parker,他擅长这个,如同他当年能够一眼看穿顽石般的Mark实则是一颗丽兹饭店一样大的钻石。

然后他告诉了自己的大钻石那家创业公司的名字。

Mark佩服Sean在硅谷满地打滚的闲工夫,也明白他确实在这方面眼光不俗。他知道这不是Sean几杯美酒下去之后的玩笑话,认真地记下了公司的名字,点了点头。三番观测之后,他决定收购它。

Facebook早期的收购其实都粗鲁得如同茹毛饮血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先撒钱,把公司兼并到自己名下之后再把它们统统关闭,最优秀的程序员卸下创业公司CEO的光环,成为Facebook浩然大军中的一员。

他们中有些人的点子确实不错,Mark承认。但是他依旧选择把美元铺成的另一条路呈现在他们面前,冷眼看众生百态各自造化。说到底,选择的权利都在自己手上。

正如当年微软对他一样。

而Eduardo的到来让他有点为难。

如果说Eduardo和Aaron这类的投资人给小型创业公司保驾护航,那么Mark和Sean就是来掠夺养分的菟丝草。

时隔多年,他们依旧站在了彼此的对立面上。

然而有关Facebook的问题,Mark从来都不愿意妥协。所以他开门见山就问。

“Zach他们答应你了?”

Zach是那五个大孩子里年龄最大的领头羊。

实习生跟在Eduardo屁股后面,紧张得屏住呼吸,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看他们神仙打架。

Eduardo摇摇头。“他还在考虑。”

Mark飞快地说:“他们的理念还不成熟。”

事实上,Mark根本不在意这些。他知道有些点子的价值绝对超过自己付给他们的美元,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些公司能够在弱肉强食的硅谷里存活下来。他经历过这些,也见证过不少公司的生生死死。他太明白有多少因素能影响到一个公司在硅谷的兴旺衰败,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对Facebook这么些年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原因。

他只是在解释给Eduardo听。

而这正是Eduardo想要帮那些一脸稚气的大男孩的地方。

时隔多年,对硅谷懵懂无知的Eduardo终于摸透了硅谷的生存法则,也看清了一些计算机产业的发展要义。

他明白了当年对Facebook的认识是多么浅薄,当时他太稚嫩又太自以为是了,所以他想弥补当年自己在Facebook上做过的错误决定。而谁知,当年自己错过的那艘蓝色巨轮如今就成了自己处女航的拦路虎。

他刚想要跟Mark略加解释一番自己的决定,就被Sean Parker给冷冷打断了。

“我承认,Saverin你的眼光很独到,毕竟你当年口口声声说过想要卖掉Facebook。”

Eduardo被噎住了。这话明明白白就是他说的,他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Mark回过头狠狠瞪了Sean一眼想让他少说两句。

“Mark,AW367早就过了。”

“Sean Parker!”Mark看上去是真的生气了。

Sean难得识相。一句“抱歉”说的很敷衍。

Aaron Sullivan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他们Facebook的一摊烂账。他不想再和满身是刺的Sean Parker共处一室,找了个借口准备去一边抽根烟,顺便带走了那个见了人生爱豆又被现场气氛吓得腿肚子哆嗦的实习生。

Eduardo见状,也跟Mark简单地告了别。

大家都有自己的立场。

多说无益。



礼拜一Mark知道了Zach还没答应Facebook的收购,Eduardo他后来又去找了那群大男孩们一次,拿着两百多页的企划书。

Mark不动声色地对财务总监说道。“再加价。不,直接翻倍。告诉Zach下个礼拜之前给我答复。”

这一切都不能再等了。

财务总监挑了挑眉,似乎对Mark的大手笔很意外,他犹豫了一会儿,说他还会再改动一下方案。

Mark点了点头,这才发现窗外飘起小雨。

在Mark抓包Dustin猛刷tumblr时的威逼利诱下,Dustin邀请了Eduardo跟他们一起吃个晚饭,Chris也答应了会去露个面。

Mark Zuckerberg今年二十七岁了。

六年了。

Facebook建立之后种种的超出他能力范围和以往经历的事早就让他悄无声息地成熟起来。

他是后悔了。但是他后悔的不是任何和Facebook有关的事,而是当年对Eduardo自以为是的报复和欺骗。

重新面对自己当年的错误让他紧张得要命,比Facebook股东大会和任何一次更新之前都要紧张。他们之前原本就梗着一个Facebook,Dustin邀约时也还没有这样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收购案,只怕它会毁掉不少原本就仅剩无几的情分。

他有些不敢再见Eduardo。但他知道,不见只会给自己平添更多后悔。

心脏突突地跳,仿佛是停在胸口的鼓槌,他的胃都缩了起来,隐隐作痛,怀里像是藏着一只刺猬。

为了平复心情他走到书架前,想在临走前读些什么冷静一下。所以他随手翻开一页。

“傍晚的光线金黄而辽远

四月的清爽如此温情

你迟到了许多年

可我依旧为你的到来而高兴”

宛如神谕。


Eduardo整理了一下自己今天的工作,进程良好,一百多页的年度报告全部都已经交给助理,一切步入正轨。然后他的助理告诉了他,Mark Zuckerberg可能会给Zach的收购价翻倍的消息。

他啧了一声。

Aaron也听见了,推了推眼镜说他明天再去问问看Zach本人的看法。

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Mark在对Facebook有关的问题上一贯很认真,这次一定也不例外。他们也是认真的,谁会把天使投资当儿戏。两百多页的计划书不是为了游戏人间才做的。

但是他们也明白,如果要打价格战,没人能掰手腕掰过硅谷暴君。

这是一场注定要输的战役。

今晚他还答应了哈佛四人组的饭局。

这世界上哪来纯粹的就事论事,这次重聚来得有些不合时宜。

其实Dustin打电话来让他去吃晚饭的时候,他就明白这肯定是Mark的主意,说不定还有Chris。

撇开收购案不说,他不是不想见Mark,只是过去太沉重,之前的事情发展得犹如无轨电车,像一场荒唐又苍白的喜剧。说到底多年未见,他们现在对彼此也不知道算不算故友,以前尚能承认彼此亲密到能用一个盘子吃饭,但现在对彼此别后新生的枝桠却委实称不上了解,把互相交集的部分当做谈资只会引人不快,平白抓着多年前谢幕之前的故事又有些单薄的惨淡。

更何况,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Mark可能会质问他的问题。

比如那晚Mark吻他的时候为什么Eduardo没有推开。

他对母亲的解释是,他们都喝醉了,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其实他知道自己没有,Mark也没有。

他们是都喝了酒。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Mark一定也知道。

窗外哗的一声下起大雨,说来奇怪,加州年降雨量在全美少得可怜,但只要下雨,次次都能让他撞上。

其实下雨并不妨碍他出行,他有车,公寓里配套的是地下车库,甚至不需要多做什么就能一滴雨都淋不到。雨只能影响他的心情。

电话响了。陌生的号码。

Eduardo划开手机。

“喂,Wardo,”Mark冷静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嗯。你问吧。”Eduardo的手指攥着手机一点点收紧。

“我......”Mark突然卡机了,信号也不好,声音断断续续。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Eduardo有点担心是不是Mark因为收购案而出事了。

“没,没有。”

紧接着,电话那头是漫长的沉默,他们都在数着彼此的呼吸声。Eduardo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刚想再问一遍他到底要说什么,就听见了Mark犹豫不定的声音。

“......你们公司门口的那块牌子,到底是红色的,还是绿色的?”

“啊?”

Eduardo愣了愣,往办公室的窗下一看,就发现了有人撑了一把伞站在雨里。

Mark拿着手机抬起头,隔着层层叠叠的雨帘与他四目相对。









诗歌来自阿赫玛托娃

给Mark一个积极配合治疗的机会【。其实他最后那句话还是有点撩而不自知的

日常感谢+表白我的小天使beta @Gabrielle 

期待一下大家的评论和小心心嘛qwq

评论(49)
热度(178)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