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ABO明明就是一个虐成渣的题材啊。

肉体支配的灵魂、性欲主导的爱情、性别歧视为主流思想的社会、压抑严格到令人窒息的社会秩序。在欲海里沉沉浮浮的芸芸众生不得解脱没有退路。

“我知道我们是一种人,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发现你蓝色的眼睛里写着天真和野蛮。何况你精通希腊文化,知道希腊人用自由杀死了苏格拉底。你会理解我们的想法。”

“不。我永远不会把手上的加密程序给你。我知道你们要做什么,注射剂进入人体之后会催化更多的性激素,omega对信息素的敏感度会至少增加一倍,性欲让他们永远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议员先生。你在控制他们,就像在控制畜牧场里等待被屠宰的动物。”

“我再说一次,把密码给我。”

“除非我死。”

“我怎么可以让你死?你有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何况……也许有人愿意替你死呢?Zuckerberg先生,我不知道我该羡慕你还是可怜你,因为你拥有一份与信息素毫无关系的爱情……也许是全人类独有的一份。”



“再见,Mark。世界将以你为荣。我们会在一个没有信息素的地方再相见的。”



哪天用ABO来磨一把刀

评论(5)
热度(36)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