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Mark Zuckerberg和Eduardo Saverin都犯过的一个错,是在爱里寻求安逸,又试图在性里得到解脱。”  

评论
热度(22)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