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TSN/ME】硅谷夜未眠 06 结局

Ep.06


Eduardo在第二天早上知道了Zach正式拒绝了收购的消息。Aaron也跟着松了一口气,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他本来都做好打价格战的准备,甚至去找银行商量了近一轮的融资,幸好全部都没用上。
说来奇怪,Eduardo和Mark绕了一大圈,然后回到了从前朋友的关系。没有让Dustin大惊小怪,没有让Chris再为了什么天外飞锅而熬夜加班,甚至都没有让Sean Parker再逮到机会冷嘲热讽。他们之间扎实而可靠,但一直不再是恋人。
他们会一起讨论硅谷的行情,一起吃周六的午餐,偶尔还会一起去遛狗。
但这对他而言不是爱情。
Aaron非但戒烟计划失败,他的烟瘾还越来越大,休息时间几乎全耗在吸烟室里,为了掩盖身上的烟味每天补三次香水。Eduardo出于对同事和朋友的关心,温言相劝。
Aaron那时正在办公桌前忙一份新的私募基金Eduardo还没来得及把一句关心说完,Aaron放在桌上的手机就震动起来,手机屏幕上是Sean Parker的名字。
但是Aaron依旧走进吸烟室里点了一根烟,一口接一口地抽,他明明看到了屏幕暗了又亮,却视而不见。
Eduardo感觉气氛有点尴尬。
此时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他今晚有约,Zach的公司终于步入正轨,他邀请了自己也邀请了Mark去参加庆功派对。
Aaron察觉到了同事关切的目光,表情八风不动下暗流深藏。
“Eduardo,我很羡慕你,我也很羡慕Mark。”
Eduardo知道自己不必多言,他点点头跟Aaron告别,动身去Zach那里参加派对,假装自己没有看见Aaron去吸烟室里点烟时悄然发红的眼眶。


其实大部分geek的派对都有些陈词滥调,啤酒,自以为酷的音乐和星球大战系列的内部笑话。Eduardo是经历过凤凰社的人,见过的大场面太多了,所以对派对本身的预期并不高。
他到的时候Mark已经到了,Eduardo一眼就看见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Zach很热情地欢迎了Eduardo,仿佛他是什么重大的宾客,但其实他们的商业合作关系一年多以前就已经结束了。收到派对邀请的时候他就有些受宠若惊,他作为天使投资人早就收回了自己应得的报酬,Zach没有让他失望,后来他凭借自己的努力在PE阶段找到了更多资源,早就不需要Eduardo特意来保驾护航了。
直到Zach在门口见了他之后特意绕了一大圈去冰箱里把啤酒递给他,Eduardo才有点明白过来他的用意。
无论自己在和派对上的谁交谈,Zach的眼神始终都黏在自己身上。他还太稚嫩了,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一笔一划全部写在了自己的脸上,笑起来傻里傻气的。
在场的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包括Mark。
而Eduardo没有明确地拒绝Zach,也没有点头答应。就像他那晚面对Mark时的态度一模一样。
Zach不善言辞,羞涩腼腆,二十岁的硅谷男孩有的特点他几乎都有,笑起来甚至有几分讨人喜欢的乖巧模样。他看上去有点像Mark但是又比二十岁的Mark更加真诚温润,Eduardo从他身上也能看到灿若繁星的内心世界和远大征程的自信。
这或许是他在硅谷多如牛毛的小型创业公司里唯独留意Zach的第一个原因。
其实在场的人里Eduardo认识的人寥寥无几,他下意识地开始找Mark的身影。果不其然,时隔多年Mark Zuckerberg在派对里都显得有点无所适从,他拿了一瓶啤酒坐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仿佛只是一块会呼吸的布景,直到有人发现他是大名鼎鼎的Zuckerberg时去找他搭讪,他才会有点反应。他礼貌而冷淡,寥寥数语往往就足够把人婉转地打发走。
Eduardo走到了专属于Mark的派对角落。大概是年纪大了,他们开始叙旧,第一个跳入脑海里的还是Dustin的生日趴。
他们都还记得,大学时代的Dustin在喝醉了以后抱着哈佛的邮筒吐了一晚上的故事。Eduardo至今想起来都忍俊不住,Mark在Eduardo笑出声的时候也跟着笑了。
他们靠着墙壁,整个世界只剩下这一个角落,思绪都飞出硅谷,停留在多年前的波士顿。
所有属于他们的故事都那么长。
派对结束的时候Mark一个人先走了,Eduardo被Zach叫住了,大男孩支支吾吾说了半天也没表白出个名堂。
巴西男人叹了一口气,不留痕迹地对Zach摇摇头,轻声说了一句抱歉。
Zach却因此着急了起来,他说话越发磕磕巴巴:“这没有什么值得抱歉的,Saverin先生,我知道的,这没有关系的,是我太……”
“Zach,你值得更好的人。”
Eduardo温柔地笑了笑,跟他挥手告别,转身走入加州的夜色。
出乎意料的是,他看见Mark一个人站在灯下,手插在卫衣口袋里,目光放空,听见他的声音才回过头来。
“一起走?”
Mark刚刚出去了就在外面等Eduardo。
“好。”巴西男人点点头。
两人走在寂静的夜里,身边徐徐而来的风如同河道一样把他们圈在这里,黑暗不分错对地包容着他们。
Eduardo先开的口。
“平心而论,Zach他是个不错的人。”
Mark点点头。他是真的成熟了。他在那天Eduardo没有给自己明确答复的时候就该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了。其实没什么不好,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因为和Erica分手就在网上破口大骂的男孩,如果Eduardo真的喜欢Zach,也许真的会就此放手也说不定。毕竟他能做的都做了。
他尽力了。所以他没有遗憾了。
但他的脚步还是停留在了路口,他想等Eduardo亲口给他承诺,告诉他自己可以和其他很好也很适合他的人走下去。
Mark会把这看成最后的告别。他感觉自己也要说些什么,想了想,对Eduardo说道:“Zach他确实是个不错的人。”
终有一别。Mark Zuckerberg面色沉静,静静地凝视夜色里自己所爱的人温柔的轮廓。他会记住他的。
Eduardo发出低低的笑声,晚风带来树叶和水果的气息,吹拂着他不长不短的发梢。
“只是他……可惜了。”
“怎么可惜了?”Mark不解。
Eduardo往前走了几步,似是在酝酿着什么,然后他回过头,定定地注视着还愣在原地的Mark,焦糖色的眼里满是温柔的倒影。

“只可惜他建立的不是Facebook,不然倒也不错。”


Mark Zuckerberg一直到他们的婚礼才忍不住问Eduardo为什么当时依旧选择了他而不是干净得像一张白纸的Zach。
Eduardo伸手点了点他的脸颊:“大概是因为,他笑起来没有酒窝?”
Mark低下头,他抑制不住地开始傻笑,Eduardo顺势亲了亲他脸颊上那道狭长的酒窝。
答案当然不是那么简单。其实原本Eduardo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再接受任何人,包括Mark在内的任何人。Zach暗示他的时候他就敲定了主意去拒绝的。然而对Zach摇头的时候,他的心上拂过一道影影绰绰的熟悉的名字。
所以他决定直面自己。Mark是个勇敢的人,Eduardo想要和他一样。
Dustin拿着摄像机哇哇大叫,这一段说什么也要上传到Facebook,不能再便宜了tumblr,Chris懒得管胡闹的Dustin,这阵忙完之后Mark答应给他放个假,他现在心情格外美丽,就算Dustin闹翻了天他也一点都不生气。
Sean Parker自然也在。他依旧是座上宾里不可或缺的一员,身边男男女女自然又是数不胜数。
Sean Parker就是Sean Parker。
Eduardo只感觉自己的衣角被Mark扯了一记,他对着Mark的方向看了过去,目光落到了Aaron Sullivan身上。
Aaron的目光只停留在了Sean身上一眼,便匆匆离开了欢乐而喧哗的人群。
Eduardo想要叹气,却被Mark用手指盖住了嘴唇。
“你不能在我们的婚礼上为别人难过。”
Eduardo无奈地笑着说好,任由Mark松开了手指,轻轻地吻了吻他。

Sean Parker在Mark和Eduardo的婚礼过后很难得地一个人离开。
他没有去自己常去的俱乐部,也没有回家。
在手机上花了一些时间之后,他找到了某一家十几岁时就常去的地下酒吧,像当年一样卷了一根大麻烟,坐在角落里捂着脸哭出了声。


硅谷的城区除去当地特有的电子和数码区域以外,酒吧和俱乐部也是触目皆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把夜色的安详冲得很淡,仿佛硅谷是个一座精密的不夜城。
这片土地上孕育了太多传奇故事,人们曾经热议过的Microsoft,Google和Apple。Facebook前不久刚刚收购了WhatsApp也是其中一件。
Sean Parker坐在自己新买的敞篷车里,神色几分不耐烦。他晚上十点有个酒吧的约会要赴,此刻正在赶时间。
不巧吃了个红灯,他不得不在白线前停下。
目光随意地一瞥,他才发现自己左侧的车道上的那辆布加迪威龙里坐着Aaron Sullivan和另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
自从Mark婚礼过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旧情人。
要不是今天Aaron要抽烟所以开了窗,他怕也是很难发现他。
Sean眯着眼睛,只看见Aaron旁边那个男孩有一头金色的卷发,有点鹰钩鼻,下巴略方。
匆匆一瞥,眉眼有Sean Parker少年时俊俏的影子。
Aaron在Sean察觉到他的时候也看到了他,他们的目光飞速地粘合在一起,只半秒钟就飞速跳开,仿佛视线触及了滚烫的烙铁。
红灯跳成黄色,再然后变成了绿灯。
他们都看着自己的车道,踩下了油门,两辆车朝着不同的方向背道而驰,两人都只在后视镜里静静地目送彼此远去。
Aaron副驾驶位子上的年轻的恋人根本没发现他是否有异样。大男孩正在用手机刷着Facebook。
“哇,你看,今天是Mark Zuckerberg和Eduardo Saverin结婚一周年啊。”
Aaron想起来似乎是差不多有那么久了。
是一年了。
Dustin在Facebook首页上放了Mark和Eduardo结婚一周年派对的图片。照片感觉是在谁家的餐桌上拍的,Eduardo不知道听见了谁说的话在开怀大笑,Mark坐在他身旁撑着脑袋,弯着嘴角温柔地注视着他的丈夫。
Aaron在下一个遇到红灯的路口停下了车,瞥了一眼照片,淡淡地说:“他们是很可爱的一对。”
然后他转而问自己年轻的恋人:“你今晚想去哪儿?”
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想法多但拿不定主意,干脆让Aaron帮他做决定。
他随口报了一个地方。男孩点点头,说好。
那家酒吧在他熟悉的地方,所以他根本不用看GPS导航,直接调转了方向盘,车驶入繁华城区里灯红酒绿的霓虹深处。
这只是硅谷无数个日日夜夜里最平常普通的一个不眠夜。






全文完





日常感谢@Gabrielle 没有她没有我要写的一切。真的。阿靖是最好的。
Sean Parker的结局,我最初实际上是准备给ME的,但是最后还是做了改动。字是我打的,但他们的结局不受我控制,每一个角色在我的脑海里都是鲜活分明的个体。
其实,本来以为这篇文完结的时候自己想说的话会有很多。但其实现在我的心里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可能是想说的都说完了。一直以来承蒙厚爱,不胜感激,如果还有下一个坑,大概也还是会认真写自己想写的东西。终于?我(自以为)在自命不凡和脚踏实地里找到了心态上的平衡。人永远都达不到自己以为的高度,但我想尽力。

最后废话一句,如果要催文的话,还是请温柔一点吧,我不是机器人。我会难过的。

以上

评论(47)
热度(195)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