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记一个神他妈的梦

我和我的男朋友【?】在一家投资公司,然后我们因为一个投资项目意见分歧很大,他为了证明我是错的就故意抽调了我手里的私募资金,然后银行宁可付毁约金也要跟我毁约。我想了想,这个算恶性融资,要判刑的。

果不其然经济稽查大队给我打电话了。我接了电话整个人精神恍惚,告诉那个在我面前挖了坑的男人说:“你是对的。我明白了,也吃到教训了。抽调的资金你全部拿去吧,监狱里就算喝水也要钱,我也不需要你一分一厘。”

他傻了。大概他没意识到银行也会趁机坑我一笔让我进监狱。

我被拘留了两天?调查清楚就无罪释放了。我知道是他想办法把我捞出来的但是他没有来见我。

我一出监狱就去了别的城市。我在别的城市工作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小姐姐,小姐姐未婚带着孩子,我就经常帮小姐姐一起带小孩,挺开心的。她不知道我喜欢她,我也不想让她知道。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下去。但是小姐姐查出绝症了。我不得不把她的女儿接到自己家里去照顾,还要去照顾小姐姐。但她的病情恶化还是比我预期得要快很多。

她的葬礼过后社工找到了小姐姐女儿的爸爸。他说他不知道他们当年分手的时候她怀孕了。我刚想把小姑娘交给她,小姑娘就哭了抱住我的大腿说求求我收养她,她不要跟他走。

我只好让她在我家里写作业,然后把她送去那个男人家里睡觉。等她稍微长大了一点,他们关系就好很多了。

在小姐姐去世两三年之后?我在她的墓前把她女儿的手交给了她父亲。我对着她的墓碑说,我尽力了。

出了墓地,那个男人问我是不是喜欢她。我点点头,然后告诉他,可是她只爱过你。

他们先送我回去。我打开车门刚想要下车,小姑娘突然抱住我说,你和爸爸结婚然后代替妈妈陪我好不好。

这时候我发现那个多年前差点把我坑进监狱里的前男友站在我的公寓门口。



大概到这里就结束了。

评论(17)
热度(19)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