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会计课上简直要笑傻了。
洪sir用他的福建普通话说:你们听好啊,hold to maturity的债券不要和afs和trading那样期末按照market value调整。你们知道了吗?它陪着你直到它死。它至死不渝。

简直抓马得要命。不就是一定要等到期了才能拿现金,说什么至死不渝。到时候不是照样用它换钱的嘛。
emmmm
话说回来,这个句型......他最近在读杜拉斯吗?

评论(7)
热度(4)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