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其实回忆起来,我小时候真的是个超级难搞的小朋友。要是以后我的小孩那么难搞,我大概每天都能暴走一次。

我小学三年级以前从来不吃百叶包馄饨饺子汤圆包子等一切外面包着皮的东西,只要看不见里面的食材我就不放心。也不知道那时候每天都在幻想谁要毒死我。并且我在吃饭上主意很正的,说不吃就不吃,谁劝谁骂都不听,谁一凶我就眼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掉。这个习惯人尽皆知,大家都觉得好笑,读初中以后家里人喂堂弟吃饭都要把我以前的丰功伟绩拿出来抖一抖。讲道理我家里亲戚的小孩吃饭都比我乖多了,感觉是脑洞都没我大。

还不穿套头毛衣。感觉会被用麻袋套着运走。不洗花洒。感觉落在身上的不是自来水是剑雨。还在自己的枕头下面藏了一把宝剑。

真的每天都像是“总有刁民想害朕。”有趣得不行。

评论(1)
热度(16)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