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室友语重心长地跟我说:讲道理,热度真的没那么要紧。你过瘾就行了。看看我,写诗的,写起来更加爽,别人读不懂的全靠猜。再说了,穷死的作家要多少有多少,你又不靠这个吃饭,不就图个乐嘛。

我扼腕摇头,说。但是人总是在追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你写诗不也要别人共鸣的嘛。

她:我早就放弃了。现在就等着拿稿费去涮一顿火锅。

emm,等等,她刚刚说火锅?算了算了,不写了不写了。我先出门了。

评论(4)
热度(17)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