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又看了一遍妇联3的视频,后知后觉地发现
我的欧美圈初心cp貌似要be了?

唔。猝不及防。

be谁怕谁啊,我萌的全be(骄傲脸


放假想去搞一篇ttss背景的粮食向kingsman玩玩,冷战时期的裁缝店内部派系肯定也是很有意思了,还可以带着ttss和another country玩梗(主要是percilot,merlin harry eggsy我倒是执念不太深怎么配都行)



Lancelot嘴角叼着烟,在十二月的伦敦里冷得浑身打哆嗦。“Galahad和那个Guy Bennet到底什么关系?公学里认识的?”

Percival睨了他一眼。“我以为这是你们伊顿内部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传奇。”

“得了吧。我比他们小四岁,刚刚从高年级生的魔爪下存活下来他们就要毕业了,我知道个屁。”他因为烟灰落到大衣毛领上而轻轻咒骂了一声,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对了,话说我昨晚梦见五十年以后我们还是现在的样子,还在裁缝铺里做一样的工作,开会的时候你还是坐我左手边。”Lancelot冷得在水泥地上小跳了几下,说话倒是丝毫不影响。

Percival嘴角浮现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那太糟糕了。”

“我也这么想。要真给那帮老骨头干五十年不如让我直接去跳伦敦桥,被火辣的黑发美女一刀劈两半也行。”Lancelot也不知道自己嘴里哈出来的是烟还是寒气,“Merlin说的新来的练习生什么时候才到?这天气真他I妈太冷了,我都要被冻死了。”


寒假到底欠了多少债没还,失踪案讲莱总出狱的番外,vera的番外,The Best Offer还不知道要写多少,以及一堆TSN全新的脑洞(说什么也要找个机会让丹总出来撩一次

还是别寒假了。这么多坑要写到吐出来啊,我现在这种咸鱼状态蛮好


评论(5)
热度(8)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