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去帮堂弟辅导功课简直是最好玩又最头疼的事。

一大早奶奶就把我叫去了,先不提功课,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红豆年糕汤给我。我吃完,非常拎得清地问堂弟,你作文要写什么。

讲道理四年级的小男孩作文对我而言真的很难办。我第一次帮他写,随口说了一句“所有的悲伤恐惧和自我折磨,难道不都存在于一点一滴的时间之中吗?”结果他交上去又解释不清这话什么意思,被老师一顿痛骂,老师收拾他,他回来以后奶奶收拾我。我算什么名堂。

其实辅导他功课的原本不是我,这个话题说出来又很复杂,归根溯源是我家里的知识文化格局存在一点问题。爷爷以前是外交部的翻译,在首都工作过一段时间,奶奶也在那个年代读到了高中。我爸爸和姑姑读书也好,年龄最小的叔叔跟他们比起来就很一般了,婶婶也是。一开始辅导他的一直是我爷爷,我堂弟大概年纪小,现在还没有开窍,一直各科成绩平平。眼看小升初在即,我婶婶急得要命。我爷爷自己懂也没办法教给孙子,小学教材的套路越来越深了,他教不好还要被奶奶骂,干脆退居二线,让我婶婶去找老师了。其实本来婶婶要给堂弟报班请老师教作文,但是现在他的辅导班太多了,她不想给他再补一个语文作文,这个锅就甩给了已经读大学的我。

一开始我因为不适应小男孩思维吃饱夹板气,后来就学乖了,题材要幼稚,文笔要拙劣,思想要单纯,小学四年级的男孩子疯起来就像没带脑子,写作文的时候其实也没带脑子。所以我开始陪他胡编乱造。妈妈给我热牛奶,奶奶帮我晒被子。一回生二回熟,套路我都懂了。

今天,轮到我堂弟的爸爸,我叔叔出场。

我不顾我叔叔是个家里的甩手掌柜的事实,告诉他,今天不是下雨嘛,就写你爸爸给你冒雨买早饭吧。

他点点头。写了几行写不下去了,最后变成我口述他笔录——每次都是这样子的。我还要帮他看看错别字。

我:你爸爸看见你吃得正香,你问,爸爸,你怎么不吃啊?你感觉你爸爸会说什么。

他:爸爸会说,我已经在店里吃饱啦!

我简直气昏过去。这不是他开不开窍的问题,主要是我叔叔真的就会这么说,他确实常年过得像个潇洒的单身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种。

但作文™不能这么写啊。

于是我一字一顿地告诉他:爸爸说,不,你吃吧,你喜欢吃。

堂弟趴在桌子上写,吃了苍蝇的表情像是在谴责我一个同人作者有多么ooc。



说句题外话,看卷老师的《吃鲷鱼让我打嗝》的时候我佩服他把小男孩的心理活动写得那么贴切,简直服气得五体投地。后来想想,他自己就是小男孩。

而我?我一出生就是四十岁的老女人。


评论(31)
热度(43)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