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山斗】灵魂伴侣 02

ep.02


酒桌上的聊天进展得比山下想象得要顺利。三十代的他自以为和二十代出头的年轻人已经没什么话题了,然而他现在除了感慨一下二十岁的人皮肤状态就是好啊以外,居然找不出成瀬川第二个让他感到格格不入的地方。

迷弟感受到他的目光,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我是真的一直……看你的节目。

导演狂笑不止。佑太,终于到给你表现的时候了啊。

山下智久扑哧一声也笑出声,有点不好意思。喂,なるせがわ,这样说显得我年纪很大啊。

成瀬川摸了摸鼻子。叫名字吧,ゆうた,熟悉的人都这么叫。

那么请问,ゆうた,最喜欢我的哪一首歌?

成瀬川毫不犹豫。04年有一期少年俱乐部,你唱了TIME,自作词。

哇,记得这么清楚。山下原本以为他会说一些很耳熟能详的歌,谁知道对方一上场就实力表忠心。

我说了,我是老粉嘛。男孩的眼睛亮晶晶的,笑容淡得很得意。


——初吻是什么时候?

——十二岁,对方是个十四岁的女孩子,当时感觉很震惊。



越是亲密的戏份越是要在还不熟的时候拍。

第一天进组的山下面前摊着剧本,吻戏被用粉红色的荧光笔划了好几下。

成瀬川坐在他对面,看看剧本,喉结一动一动,时不时抬起眼睛看看山下,看不清楚神色,过了一阵才说。这是我第一次亲男生诶。

山下没说话,抓紧酝酿情绪,待会儿还要排练。

成瀬川瞥了他一眼,又说。你不是第一次了啊。

山下破功了,无奈地扶了一把额头。拜托,我都三十多岁了啊。

那时候杰尼斯不都是亲来亲去的。他和斗真也是的,亲起来跟不要钱似的,高兴的时候亲一下,上台之前亲一下,打架了被领到takki面前,亲一下也就和好了。杰尼斯里多得是似真非假的亲吻,没人会一个个细究,但他们最终也只是亲着玩。

如果那时候认真亲吻一下的话,现在就不会再有遗憾了吧。但是……如果真的认真吻下去,他们还能回到好朋友的状态吗?

山下不知道。也没有办法再知道了。

成瀬川低着头不说话,剧本翻得哗哗响。

山下从回忆里抽身,感觉成瀬川这样愣头青的样子挺好玩的,低声安慰了几句。好了好了,别紧张啦,拍戏而已,没事的。

助理过来说导演让他们去彩排。


老师,我可以喜欢你吗。年轻的学生像一阵风一样闯门而入,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呼吸颤动,声音解脱里带着期待。

英语老师手插在口袋里,一脸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可你还是个小孩啊。

年轻人向前一步,用手捧着老师的脸,劈头盖脸地吻了下去。


山下本来以为,彩排的时候借位是常识。

所以当成瀬川的嘴唇印下来的时候他错愕得整个人都僵住了。

嘴唇触及嘴唇的感觉宛如梦境,如同清晨海滩边的泡沫般不真实。

昏黄的灯影交相辉映,光圈暧昧地笼罩着他们,山下的睫毛在墙壁上投射出颤动的影子,成瀬川细长的手指交扣在山下的脑后,年轻的臂膀一点一点收紧,两人越靠越近。


然后成瀬川松开了他。

山下其实有点尴尬,没怎么看成瀬川,成瀬川也没看他。导演没想到第一次排练就这么来戏,赶忙拿着喇叭布置机位,让他们准备准备,过会儿再来一次。

但是后面再拍的几次,都没有第一遍那么不设防备的冲击。

导演有点可惜,责怪自己第一次为什么不开机。


下了戏,山下犯了烟瘾,一个人走去了吸烟角,结果意外碰到了成瀬川。

对方似乎早就意料到他要来,主动掏出烟盒递了一根给他,自己嘴上也叼了一根。

山下没想到对方年纪不大,抽烟喝酒一样不落。但他烟都递了,自己只好掏打火机。

成瀬川接过了山下手里的打火机,手往烟卷上凑近了点上,微蹙着眉头用力吸了一口。乌黑的眼瞳沉沉地盯着在雨夜里跳动的火种,微红的唇边漏出一串雪白的烟雾,衣袖挽到手肘的位置,小臂上细长的青筋清晰可见。

这种抽烟时的样子很让人熟悉。

说来别人都不信,山下会抽烟是生田带的,并且年纪小得说出来吓死人。

男孩子在这种事情上没什么是非观,他们也是。

十几岁的时候,两个人肩并着肩躺在地板上共享过一根烟,生田叼着烟,吸了一口之后递给山下,仿佛是什么长大的仪式。

山下吸一口再还给他,在幢幢昏暗的环境里细细地凝视过对方蹙着眉抽烟时隐忍而放纵的侧脸。

他有幸见过这样的生田斗真。印象无比深刻,以至于看到抽烟像他的男孩都不由自主地会多看一眼。

然而再多看一眼就知道,那叼着烟的是成瀬川,不是生田。动作神态再像,也不是他,永远不是他。


请问,怎么了吗?成瀬川问道。

山下佯装镇定地打量了一下他夹烟的姿势。你抽烟很久了吧?

还没等对方回答,山下身为前辈的口吻又回来了。这个焦油太重了,以后还是少抽一点吧。

佑太没有被他扫兴的口吻惹恼,笑着说好。

山下无心继续逗留,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按灭了自己只吸了一口的烟,转身回了剧组。


亲密戏份拍完的当天,导演分别找他们谈了谈,让他们交心,毕竟肢体动作好过关,眼睛里的戏难演。

山下感觉自己是前辈,主动找了成瀬川下了戏一起吃东西,对方答应得很干脆。

成瀬川放下了筷子,装作很不经意地问他。为什么要接这部电影呢,你是爱抖露,工作很多的吧。

山下沉默了一会。我有一个演技很好的朋友,我想……感受一下他的生活。

成濑川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山下愣了愣,随即换了一个更端正的坐姿。他几乎是个挑不出错的人,天资过人,工作认真,到哪里都很受欢迎,朋友很多,大概是天生有着吸引人的气质吧。

那,然后呢?他和你关系很好吗?

山下沉吟一会。他啊……很亚撒西的人,很照顾我,你不要看我现在这样啊,我小时候脾气很差的,大概也就他能对我不生气了,长大了以后就......疏远了一点,但真的永远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他疏远你的时候,你责怪过他吗?

当然啦。山下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我怎么会没有怨过他呢,我那么......那么喜欢他。

成濑川欲言又止,垂着眼睛看不清神色。

灯光下三十代的男人笑得落落失意。但是,尽管如此,佑太,我一直都知道,错的人是我,他永远是对的。

成瀬川干巴巴地开口。你也许没有错。

山下摇摇头,不再说话。

成瀬川抬起眼睛,阴晴不定地看了他一眼。我知道的。他。

对哦。你是饭。你知道的。山下笑了笑。他是很好很好的人。对吧。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现在想起来其实已经有些可笑了。山下嫉妒过生田身边的很多人。他嫉妒过能送生田20万日元皮手环的龟梨和也,嫉妒过和他组合朵兄朵弟的松本润,嫉妒过他崇拜的前辈,嫉妒过他抱过的junior,嫉妒过堀越里某一个被他多看一眼的女孩。

他嫉妒他们比自己更靠近生田,哪怕他一直就在生田身边。

山下做的每一步,都是想要靠近他。各方面地靠近他。想要在舞台上站在他身边,甚至允许他站在自己身前。想要当他最好的朋友,发现他和其他后辈玩得开心的时候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而不断折磨着他的事实是,生田就像一阵风,对谁都很温柔,实则谁都不值得他停留。

那么想要抱住一阵风的自己,即便没有错,是不是也真的很傻呢。



《灵魂伴侣》里的大男孩成了摇滚明星,英语老师一个人去静静地看了他的演唱会,面带微笑地看着光芒万丈的大男孩。

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人生就像演唱会。无论谁坐在你身边,你什么时候入场,最后总是要说再见的。

成瀬川的本职工作是rocker,唱起con没有任何难度。

山下的心思恍惚,只感觉台上闪闪发光的年轻人汗珠顺着额角流下,身体的动态能让人看见另一层记忆深处模糊的影子。

导演叼着一根烟坐在导演椅上,拿着扩音器披着外套说,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山下接过助理从保温箱里拿出的茶水,第一杯递给了成瀬川。

他对男饭一直很照顾。

谢谢招待。成瀬川跳下舞台,接过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又翻回台上,拿着吉他拨弄着。

山下站在台下笑了笑。哇,年轻就是好,还想继续唱啊?

想。成瀬川点头。

唱什么,X Japan?我记得你喜欢这种风格。山下在开机之后去了解了一下他的音乐风格。

我想唱……你的歌。

山下微微一愣,仔细想想也对,他不是一直自称大饭的嘛,被反向饭撒的感觉有点微妙,他很克制地笑了笑。OK,哪首?

成瀬川不假思索。love song吧,你唱那首的时候哭了吧。

山下飞快地说。我可没有,有人哭了,但不是我。说完他又自觉失言,只能沉默。

那你听听我的版本嘛,超rock的。


空无一人的舞台上只有成瀬川佑太一个人,年轻的眉眼单薄而锐利,手指一圈圈拨弄吉他,自带电音的声线回荡在只有两个人的片场。


いつかもしもまた偶然 どこかで会えたら

也许有一天 我们又在某个地方相遇

やり直せるのなら

如果能够重来的话

たとえ何か起きたって離したりはしない

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离开你

きっと君よりもいい女性なんてもういない

因为一定不会有比你更好的人

今やっと気付いた

现在我终于发现了

だからもう一度僕の

所以能够再一次

そばにいてくれないか...

回到我身边吗


成瀬川佑太唱完,台下唯一的观众已经不见了。






评论(18)
热度(43)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