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山斗】灵魂伴侣 05

ep.05


戏份杀青的时候。成瀬川主动找了山下喝酒。

成瀬川没有像日本成年男性在酒席间惯常的那样和山下推杯换盏,只是轻轻地晃着自己手心里的玻璃杯,小心斟酌着用词。

谢谢前辈,拍摄期间真的教会了我很多。

山下看着那玻璃杯里晃荡的酒液,心绪起伏。

太客套就没意思了。再说了,是佑太你自己很努力,我没帮上什么。

他之前在拍摄期间对成瀬川说过的话太多了,临别之际反而没有任何想说的东西了,甚至有一丝太过暴露自己想法的羞赧。

当时和斗真在一起的时候就不是这样的。当年总有很多的话想说,大概是期待对方温柔的接纳,所以每每打开话匣,爱得热烈而慷慨。

此一时,彼一时。

灯光昏暗地落在了山下的脸上,细腻地勾勒出他低垂的眉眼。

成瀬川很认真地打量着山下思绪涣散时的面容,看他放松时的眼角,因为沉思而静止的睫毛和微微向下的嘴角。

忽而感觉很陌生。

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看过山下了,小时候明明可以盯着他看他睡觉看好久的,长大了就只敢匆匆一瞥。

而现在,他身处一个全新的皮囊里,才能仔细地真正地看看山下的模样。

他忽而意识到。原来,他花了整个青春小心翼翼地看着长大的男孩,也已经到三十代了。

真以为他不知道么?山下从前那些自说自话的表白心迹和比明示还明显的暗示。

那些故事越是甜蜜,他就越是愧疚。因为若隐若现似真非假的表白都是为了长期稳定而产生的有限释放。这种愧疚感时常把生田从想要随波逐流的冲动里拉扯出来,陷入无比痛苦的境地。

他们之间真正是什么样子的感情,说出来就都完了。


山下对出神许久的成瀬川挥挥手。呐,你往后的工作安排很忙吗?

唔,还行,几个音番,今年夏天还有live。

真好。山下点点头。

你呢?成瀬川问。

山下想了想。除了番宣以外……CM,多拉马,今年还有一部映画。

演戏演得那么多啊。

嗯。山下点头。一方面是事务所的要求,另一方面……想知道当俳优是什么样的体验,唱歌早就唱够啦。

俳优?因为他吗?

佑太。山下给自己灌了一杯。不要再提他了。我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

成瀬川沉默了一阵。你……还会为他难过吗?

当然会,只是……

只是什么?

从此以后,我看到的风景就是他看到的风景,我演的戏就是他演的戏,我的人生就是他的人生。

山下把玻璃杯放在桌上,安静地笑了。

其实想成为他的念头是山下一直都有的。他跟生田买一样的手表,接近生田身边的朋友,把山下智久四个字签成生田斗真。但是,那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模仿和追随。

三十代的他才明白,自己和生田从相遇的时候就注定了此生会有遗憾,那么他只能用自己余下生命里更多其他的圆满去填补。

一切离别都是重逢的序曲,他们终究会在一个没有黑暗的地方再相见。


山下结了账,和成瀬川在温暖的良夜里打算告别。

你的live,我会记得去捧场的,好好加油啊,佑太。山下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我到时候把票给你。

这怎么好意思。山下笑了笑。是我一直麻烦你,把你当告解室说了一堆一堆的话,你心里一定很烦的吧。

不,我很乐意听你说这些。

那,我们番宣的时候再见。山下转身想走,想到什么再一次突然回过头,叮嘱一句。回去的时候记得小心。

嗯。

山下的手机震了震,他的助理在附近等他。

等等。成瀬川忽然叫住了他


山下回头。

成瀬川欲言又止。

诶,怎么了?

成瀬川半边身子藏在夜色里,看不清神色。

山下朝他走近一步,听见他很轻很轻地说了一句。



其实……你已经能够不再需要他了吧?


山下愣在原地。


“拍拍你的睡颜。”

“月亮很美,你出来看看嘛。”

“你以为我是你的女朋友吗?”

“斗真的痣在哪里我都知道哦。”

“我跟斗真的右眼睫毛商量好了。”

“希望斗真留级一年,这样就可以和我一起毕业了。”

“我出道后一定要好好照顾斗真。”

“生田斗真的弱点是我。”

“我们到死也要在一起。”

“1007我爱你。”

“你还喜欢吃汉堡排吗?”

“如果组个band的话,想找斗真当主唱,我弹吉他。”

“斗真说的都是对的。”

“和斗真一起去秘密海滩,是我三十代以来最开心的事。”

“只要和斗真在一起,就感觉能马上回到小时候。”


前尘往事扑面而来。

那么多匆匆流逝的故事,那么一旦走入人群就无法回头的人,沉甸甸地堵在胸口,比爱更晦涩,比恨更折磨,比死更沉重。但仿佛一闭上眼睛,他就还是那个马上就能和斗真一起出道的杰尼斯junior。

它们都回来了。

那些山下以为自己早就忘记或者安置妥当的记忆,突然全部都回来了。

已经能够不需要他了吗?

能吗?

真的吗?

把余生都过成他想要的样子,就能真的不需要他了吗?

山下智久无声地咬紧牙关,用手遮住了脸,在某一个温暖的看不到星星的黑夜里,第一次因为生田斗真的离开而痛哭出声。


是夜,山下智久终于梦见了生田斗真。

梦境里是黑夜,街景模糊而熟悉,大概是某个他们junior时期经常一起消磨时间的地方。生田大概看上去大概刚刚步入二十代,头发的颜色染得乱七八糟,年轻的脸庞闪闪发光,他眉眼依旧很深,月光照不到眼睛。

年轻的生田对他笑了笑,嘴角荡漾着熟悉的笑纹。

山下以为自己不会再哭了,但是此时,他感觉自己的眼泪又要回来了。

生田把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笑着对山下说。

嘘。我来看看你。

然后生田斗真化作一阵清风,拂过山下,似是一个宽松而短暂的拥抱。

山下睁开眼,双眼迎接光线的同时,他开始真正迎接这个没有生田斗真的世界。



成瀬川后来把自己live的票寄给了山下的助理。

每天都是全新的一天。

睁开眼。刷牙。洗脸。抱着吉他写歌。抽烟。发呆。

今天晚上他约了其他以成瀬川的身份认识的前辈,打算一起喝点酒,聊聊天。

他擦了擦刚洗过的头发,鬼使神差地打开电视。

熟悉的声音传来。

电视里的主播采访山下智久,问他的人生里是否有什么想要重来的遗憾。

成瀬川嘬了最后一口冰凉的啤酒,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夹在指尖。

熟悉的声音从电视里传来。

其实,我的生活没有任何遗憾了,我也没有想要重来的人生。

MC夸张地说山下果然是个果断的人。

山下笑笑。我就是……不太会回头看的人,人生一次就够了,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我想变成别的人。

电视被调到了新闻台,一个女人对着镜头撕心裂肺地哭诉她在火灾里失去的两个孩子。

电话响了,成瀬川接起,是事务所新的工作安排。


山下去听了成瀬川的演唱会。live的场不大,他坐在很中间又靠前的位置,身边全是十代二十代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迷妹迷弟,他一个三十代的爱抖露低着头,墨镜口罩一应俱全。

年轻的男孩在台上拨弄吉他唱到大汗淋漓。台下的歌迷高声欢呼。

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山下坐在位置上安安静静地看着,发出赞赏的叹息。

不知怎的,山下智久又想起了当年生田斗真在台下看news成军。

忽而恍然大悟。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其实这对生田斗真来说从来不是一句简单的鼓励的话。

他做到了。

从某种意义上,他真的做到了。

他把某一部分的自己永远留在了4Tops的舞台上,留在了亚麻身边的那个位置。4Tops时期的生田斗真,和以俳优身份来要求自己的生田斗真,已经截然不同了。生田以全新的面貌重新出发,但是他从前灵魂里的某一部分永远停在了原点。

遗憾吗。遗憾。

但这不就是人生吗。

每个人都只能陪伴你一段时间。

生田斗真也是。

山下智久也是。

山下现在唯一能微笑的是,山下智久所有和生田斗真有关的记忆,都配得上“年轻”、“青春”、“成长”、“爱”等等一切他能想出的美好的词语来形容。那些爱慕、追随和陪伴一起老老实实地被他放进了记忆深处的匣子里,关上匣子,他依旧是完整的人。

往后的人生他会尽力让自己不过得比以前糟糕,他有工作,有妈妈要孝顺,有妹妹要照顾。他从来不是赤条条的一个人。他有自己的责任和梦想,有生田斗真不再陪伴他的五六十年人生路。

但是山下智久永远不会忘记生田斗真。


山下智久最爱的是生田斗真。




全文完

评论(29)
热度(50)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