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菲茨杰拉德坚信自己可以在写作中得到救赎。

而我有时大概体会到了他所指的救赎里万分之一的快乐。

评论
热度(3)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