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江江

在我很年轻时,一切已经太迟。

【山斗】灵魂伴侣 番外

那天成瀬川开con,安可的最后一首歌,名字叫秘密。

年轻人站在台上,只有一盏追光灯打在他的身上,年轻的眼神明亮得让人心颤,美好到不可言喻。

真好。

山下笑笑,在台下跟着鼓掌。

成瀬川对台下尖叫安可的粉丝鞠了一躬,说。今天的月亮很美,对吧?

台下的迷妹迷弟齐刷刷地说。对。

成瀬川对底下的观众挥挥手。好了好了,这下真的唱完了,已经安可两次了,回家吧,再晚就赶不上新干线了。

台下的粉丝尖叫声此起彼伏,荧光棒连成一片星海,就是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

还不想回家吗?你们这些人,真是的。成瀬川笑着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台下不知道哪个粉丝尖叫了一句。

聊聊天嘛!

全场哄堂大笑,成瀬川也笑了...

【山斗】灵魂伴侣 05

ep.05


戏份杀青的时候。成瀬川主动找了山下喝酒。

成瀬川没有像日本成年男性在酒席间惯常的那样和山下推杯换盏,只是轻轻地晃着自己手心里的玻璃杯,小心斟酌着用词。

谢谢前辈,拍摄期间真的教会了我很多。

山下看着那玻璃杯里晃荡的酒液,心绪起伏。

太客套就没意思了。再说了,是佑太你自己很努力,我没帮上什么。

他之前在拍摄期间对成瀬川说过的话太多了,临别之际反而没有任何想说的东西了,甚至有一丝太过暴露自己想法的羞赧。

当时和斗真在一起的时候就不是这样的。当年总有很多的话想说,大概是期待对方温柔的接纳,所以每每打开话匣,爱得热烈而慷慨。

此一时,彼一时。

灯光昏暗地落在了山下的脸...

【山斗】灵魂伴侣 04

ep.04


拍摄还是要继续。导演仗着投资方有钱,一点赶进度的意思都没有,按照之前的规划慢慢拍,甚至为了等一个完美的晴天而停机了一上午。

比起同志片。《灵魂伴侣》更像是一个爱情故事。

学生的英语实在是太差了。英语老师不得不刻意多关注他一点。

学生享受老师的特殊关注,很大方地跟老师分享了自己写在纸上的摇滚歌词。

老师看完少年的love love love歌词,挥了挥那一页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笑着说。这写得不错啊,但是我觉得……

学生赶紧追问。觉得什么?

爱,还是要这样写。老师丢了一本绘本给他。

少年接过,看了一眼标题,撇撇嘴。我是大人了诶。

老师用笔点了点他分数惨痛的期末考...

【山斗】灵魂伴侣 03

ep.03

诶,走了啊。

年轻人在台上自言自语。

他这个家伙,真是一如既往地让人放心不下啊。


十代的生田一进事务所就几乎和身边的人都处好了关系,在一群竞争意识开始萌芽的男孩子里左右逢源,“天才电视君”的表现让他积累了镜头经验的同时又让他有更多征战舞台的自信。

到底是怎么样,才会让那个人成为自己的弱点。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生田斗真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和山下智久之间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他们和任何杰尼斯的男孩们一样——然而很遗憾的是,过不了多久,他就发现了,他们确实和其他男孩子们不太一样。

那个第一次见面时穿着枣红色Yankee卫衣,手上打着石膏的可爱男孩子何止是让生田斗真记住一个名...

【山斗】灵魂伴侣 02

ep.02


酒桌上的聊天进展得比山下想象得要顺利。三十代的他自以为和二十代出头的年轻人已经没什么话题了,然而他现在除了感慨一下二十岁的人皮肤状态就是好啊以外,居然找不出成瀬川第二个让他感到格格不入的地方。

迷弟感受到他的目光,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我是真的一直……看你的节目。

导演狂笑不止。佑太,终于到给你表现的时候了啊。

山下智久扑哧一声也笑出声,有点不好意思。喂,なるせがわ,这样说显得我年纪很大啊。

成瀬川摸了摸鼻子。叫名字吧,ゆうた,熟悉的人都这么叫。

那么请问,ゆうた,最喜欢我的哪一首歌?

成瀬川毫不犹豫。04年有一期少年俱乐部,你唱了TIME,自作词。

哇,记得这么清...

【山斗】灵魂伴侣 01

*别被开头吓到,不喜误入

*灵魂穿越梗


ep.01


松本润并不经常单独找山下智久喝酒。这次可能是头一次。因为他们双方都不记得之前有过这样的情况,以前喝酒吃河豚谈天说地都是三个人。

今天也是酒馆包场,松润一贯的手笔,桌上摆了枝豆和纳豆,隔墙传来春蚕一般的簌簌声,是夜雨,东京这么大的雨并不罕见。

松润在酒席上威名远扬,一开始对山下木着的一张脸还能拍脑袋想出一些和工作有关的话题,但很快,话篓子就被倒空了。

两人无声地推杯换盏。

期间松润的助理打来三个电话,一个关于con,一个关于新CM,还有一个关于明天下午要进组拍的戏。

山下的电话也响了几次,马内甲和助理都有,屏幕还一亮一亮...

WHAT IF 28

* KT预警


28 不能说的秘密

2003年的冬天并没有什么有趣的内容。4T开始在J web上写日记,但四个人都忙,挤出时间写的三言两语里,番宣还占了大多数。

其实是否一起出道能改变的东西并不是太多,比如他们之间的关系。

山下和生田在一起的时候依旧花大部分时间在谈工作,谈番组,谈新歌,谈这样那样的通告,也一起吃过很多顿饭,但谁都再也没有往雷区里跨一步。

所以,山下空下来依旧和赤西仁混来混去。那天也是一样,他和赤西仁两个人勾肩搭背,思索着去哪里消磨时间。

龟梨背着包,是准备回去的打扮,跟他们打了招呼,表情八风不动,笑得甚至有点客套,然而和他堪堪擦肩而过时,却撩起了眼皮深深地看了他...

WHAT IF 24-27

24 唱给你的歌

生田出院正好赶上了录制长纯参演的那部剧的OP。

趁着风间还没来,生田在录音棚里找了长纯和山下,三个脑袋聚在一起开始出主意,瞒着团爸偷偷准备。


长纯的剧很快就播了。

青涩的校园爱情故事。纯情到局促的男配角色杀得迷妹嗷嗷直叫。

其中就包括莉奈,某天吃早饭的时候山下听妹妹叽叽喳喳跟他科普了好几集的剧情,顺便还kyakya了半晌。


那天本来三个人要排练给风pon的生日礼物。山下上午的活动早完工,提前了大概半小时推开了乐屋的门。

没想到生田也早到了。

山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默默地把包放在了旁边的柜子上,开了一瓶矿泉水灌了好几口。

生田放下手机塞进口袋里,对着他...

其实,谁都知道山斗的未来根本不会来。
以前觉得,教会他放手的可能是时势是ak是生田先生。
现在感觉,真正能教山下放手的,应该正是第二个二十年吧?


“我是你的弱点。”

应该是反的吧。

毕竟有些话说出口是

“你舍不得我走。”

其实是

“我舍不得我走呀。”

金融男男 06


两人在楼道里跟爱拔nino说晚安,山下掏出钥匙开了门。
生田开玩笑:“我看小栗旬他们公司的cfo做不长久,说不定下一个橄榄枝就抛给我,快帮我想个理由拒绝他。”
山下急了:“拒绝干嘛。你当cfo,我当财务总监太太好了,每天给你送便当做家务铺床,你给我发零花钱。”
“去去去,吃你自己的去。”生田扑哧一笑,摸了一把山下的脑袋,转身去检查扫地机器人到底今天工作了没有。
“红A找过我一起去风投,分我一半股权。”山下冷不防认真地说。
生田脸色凝重了起来,呼吸放缓,等山下继续说下去。
“我嫌他那公司名字太晦气,说什么也没答应。”
他从背后抱住生田,手臂箍住对方的腰肢,细细密密的吻落在爱人的耳廓上。
“更何况,我有我的坚持。...

金融男男 05

主山斗 全文涉及相二 SJ

本章竹马占比较大,故打tag,不喜慎入

休息天山下睡到了下午四点,慢慢爬起来收拾行李,退房,拖着拉杆箱到了toma的公寓。
电梯一开,他就看见一张煮着豆乳锅的圆形暖桌被放在楼道里,生田、相叶二宫和松润樱井翔五个人围坐在一起吃得起劲。
松润看到山下就来气,目光瞥到他的行李箱脸色更不对了。
翔哥哥试图先发制人打圆场:“山下你来得真巧——唔。”
他被松润在暖桌下狠狠踢了一脚。
牙白。
翔哥哥踢了一脚爱拔,示意他帮千叶人先救救急。
爱拔:“嘛,今天菜确实买多了——唔。”
然后被和Jun统一战线的nino踢了一脚。
nino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二连击,又踢了一脚又打算继续打圆场的樱井翔。
松润脸色阴...

金融男男 04

“我跟你说我可以的,我哥有段时间没事就带我去攀岩。”生田扶着树干煞有介事,穿着皮鞋的脚却往下一滑。
啊啊啊啊——
然后他就怀里兜着猫,跌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里,两个成年人在草地上摔成一团,还滚了一圈。
Armani还是脏了。
“啊,真是抱歉。”山下朝他调皮地wink wink,眼里毫无歉意。
心跳贴着心跳。呼吸透着呼吸。
唔。
对方用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须后水,呼吸间淡淡的烟味和黑咖啡混杂在一起,苦而绵长。
山下凑近闻了闻,舔舔嘴角。
被压成饼干夹心层的橘猫很绝望,拍了生田好几巴掌。
生田把乱蹬乱踢好一阵的橘猫交给老奶奶的时候脸几乎是烧起来的。

两个人拍拍身上的灰一起站在树影下,生田只感觉山下凑了过来,反手轻轻擦过自己的...

金融男男 03



第二天山下强忍住头痛,决定去找资深前辈相叶雅纪共进午餐,顺便请教他如何能够和竹马一起常年对路人无差别播撒狗粮。
爱拔喝了一口茶:“你也是千叶人嘛,要勇敢一点。”
山下不明所以。
爱拔难得有兴致继续指点迷津:“有机会要上,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
“怎么创造机会?”
“这个嘛。”爱拔挠挠头,有点不太好意思,“如果你真的足够喜欢的话,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你自然会懂的嘛。”
然后爱拔把麻婆豆腐一口口吃完以后就动身离开,手里拿着给nino打包好的汉堡排外带晃回去。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松本润把弟弟的那份便当放在他桌子上。
“谢谢哥哥。”
刚点了人工泪液的生田两眼泪汪汪,对着心灵手巧的哥哥露齿一笑。
“别这样泪眼朦胧地...

金融男男 02

“到底打不打了,那边风控在due我。”今井翼有点不耐烦了,看了一眼手机打算回办公室去。
“不管了,yoko你先把钱还给我。”nino着急了,他买了小栗旬,本来分析下来是稳赚不赔的。
“诶诶诶哪里有下了注要回去的道理?”大白捂紧钱袋子。
“这局根本开不起来嘛。亏我还买了一万日元的yamap。”锦户亮一脸嫌弃。
“就是啊。我上个月出差的报销还没拿到手,资金链要断了。”村上跟着大仓一起上去扒假俄罗斯人的爪子。
群众愤怒的呼声响彻云霄:“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大白,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横山在和大伙的纠缠里感觉自己的领带被人一把揪走了,心疼地大喊:“谁拿走了我的Armani领带,我打算戴到退休的!”
“那明明对你...

金融男男 01

* bug一堆的逗逼风金融au,毫无干货的通篇跑火车
* 主cp山斗,有SJ和竹马
* 我其实只是想看他们穿suits

01
生田斗真翻出钱包,结果只在内层里找到一沓旧的发票,一张日元也没有。
而他需要给自己刚刚吃的咖喱饭买单。
这就很尴尬了。他在脑内计算了一下自己拎着包夺路而逃吃霸王餐的可能性,然后拿出仅剩4%电量的手机打给了小栗旬。
对方接听他电话的姿势无比风骚:“歪,听说我的东京嫁娘在呼唤我。”
生田斗真对他的撒娇置若罔闻:“我在你们公司楼下吃东西但兜里没钱,你要不来帮忙买个单?”
小栗旬答应得爽快:“那你下次陪我喝酒。”
“好好好。”
前提是他有空。
和小栗旬这种甲方不一样,券商里的人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休假的...

1 / 3

© 幸江江 | Powered by LOFTER